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厂大甩卖,谁在接盘?

时间:2022年11月23日 10:59:48 中财网

  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获悉,日前,华电集团将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的华电白音华金山电厂2×66万千瓦项目抛售。两年前的2020年,这一计划总投资50.9亿元的项目获得核准,但是一直未开工。

  今年以来,煤价高烧不退、火电企业一直在盈亏平衡线上苦苦挣扎,五大发电集团资产处置遂愈加迫切。据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底新一轮煤电资产“甩卖潮”至今,仅五大发电集团就抛售了至少23家煤电厂。

  这么大量的资产甩卖,对五大发电集团来说,是优化了资产结构。由此而来很有意思的问题是:谁在大规模接盘?这些低效煤电厂在五大发电集团手中持续严重亏损,换了东家就能够盘活资产,起死回生吗?

  1、23家煤电厂遭甩卖
  这一波五大发电集团资产甩卖,始于2021年第四季度。因为煤价大涨,从2021年第三季度起,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亏损严重。为了扭转亏损颓势,丢掉高负债包袱,五大发电集团接连甩卖低效煤电资产,其中尤以大唐集团、国家电投集团最为果断。

  据悉,从今年9月底至今,北交所已预披露6家发电企业拟转让股权公告。

  其中,3家为大唐集团旗下大唐贵州发耳发电有限公司、大唐长春第二热电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大唐国际石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2家为国家电投旗下焦作丹河发电有限公司、新源融合(北京)电力有限公司;1家为国家能源集团旗下国能鞍山热电有限公司。

  在今年2月,大唐集团还低调将大唐运城发电公司、大唐石门发电公司、大唐信阳发电公司、大唐信阳华豫发电公司与大唐略阳发电公司5家煤电厂的管理权移交给了陕煤集团。

  其中,大唐信阳电厂总装机容量196万千瓦,具体为2×330+2×660MW;略阳电厂现有两台33万千瓦热电联产燃煤发电机组;运城电厂配置2×600MW空冷燃煤机组;石门电厂目前拥有4×300MW燃煤机组。

  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注意到,其他几家发电集团亦是如此。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9月底至11月底两个月间,国家电投集团、华能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就挂牌转让了旗下11家火电企业股权。

  其中,国家电投集团转让9处火电资产,有6家企业陷入亏损,1家企业净利润为零。除中电投汕头热电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处于27.79%的低位外,其余8家资产负债率都在70%以上,辽宁东方发电有限公司和阜新盛明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负债率甚至超过了110%。

  华能集团转让1家,即华能烟台八角热电有限公司49%股权。截至2021年9月30日,该电厂营业收入25073.76万元,利润总额-787.81万元,净亏损590.86万元,资产负债率为74.64%。

  国家能源集团转让一处火电资产,为国华能源有限公司持有的华能鹤岗发电有限公司18%股权(国华能源有限公司为国家能源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截至2021年8月31日,鹤岗发电营业收入为10.32亿元,营业利润为-1.74亿元,净亏损1.6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29.15%。

  几大发电集团密集抛售高负债、低业绩的资产,成为当下火电企业优化资产的一个缩影。在闪转腾挪中,有的企业经营更加“优化”,有的企业则在“恶化”。

  2、谁在接盘?
  五大发电集团抛售煤电资产大多通过挂牌转让,产权交易都是公开的,意向受让方没有具体的业务范围限制。

  根据实际情况看,接盘的买家大致有这么几类,一类是煤炭企业接盘,一类是五大集团互相接盘,或者煤电资产在同一集团内部倒手,第三类是地方国企接手。

  这当中,尤以煤炭企业从五大集团手中接盘煤电资产最多。

  比如,前述大唐集团旗下信阳、信阳华豫、略阳、运城、石门5家大型电厂的管理权,就移交给了陕煤集团。而在之前的2019年12月,国投电力旗下国投宣城51%股权、国投伊犁60%股权、靖远二电51.22%股权、淮北国安35%股权、张掖发电45%股权,也是被以18.09亿元转让给中煤集团。

  煤企接盘煤电资产,意在煤电联营,煤和电又都具有天然的周期对冲特性,煤电联营后很多问题可以内部消化。神华集团并入国家能源集团的成功案例,至今仍具有标杆指向意义。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煤价大涨,电企亏损面扩大,这个时候资产价格相对较低,恰是煤炭企业收购煤电资产的大好时机。实现煤电联营后,随着市场变化,未来煤价一旦大幅下降,盈利又会转移给下游煤电企业,对煤企来说是“左手倒右手”,平滑利润波动。

  第二种接盘整合类型,主要是发电央企之间或者公司内部的资产整合和股权优化。比如,2020年12月31日,中国神华将所持国家能源集团陕西富平热电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国家能源集团国源电力有限公司,神华称“此项交易主要是优化公司资产布局。”

  第三类,具备公共事业属性的地方国企,近几年来接盘央企煤电资产的意愿较强,在接盘盘活资产后,对地方工业生产和民生用电用热保障力可大幅增强,有效避免了“手里没把米,叫鸡鸡不来”的尴尬,对于本地能源保供意义重大。

  当然,“汝之砒霜”变成“彼之蜜糖”往往难度较大。这些被甩卖的电厂一般都是运营年限较久、包袱相对较重的资产,转个手就能起死回生?

  煤企并购电厂搞煤电联营的,近年来相关项目案例在增加,但实际成效并不尽如人意,联营后真正实现盈利的更是凤毛麟角。这背后的原因在于,电力作为技术密集型行业,对专业性要求较高。煤电联营电厂的运营很复杂,既要懂得煤炭业务,又要掌握发电专业。

  央企之间和内部整合的,成功和失败的案例都有。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注意到,比较有意思的是大唐旗下甘谷电厂、连城电厂亏损停产后,再转让给华能的故事。

  2019年底,大唐即与华能接洽划转事宜。2020年5月,华能下属甘肃省公司资产部副主任带队十余人到电厂调研,包括经营、生产、财务、党政、人事等情况,并进行收取资料等对接。2020年9月,这两家电厂管理权被移交至华能甘肃发电公司,后于当年底签署产权移交协议。

  2022年3月,华能甘谷发电公司和连城发电公司举行复工复产启动仪式。10月,甘谷电厂重启后并网发电。连城电厂原计划也是于今年10月前后并网发电。

  对此,一位甘肃电力人士称,甘谷、连城两电厂复产后要盈利很难。当前煤价高位运行,未来煤电逐步转向调节电源后利用小时数会进一步降低,重启复产之后,两座电厂盈利仍不容乐观。

  从实际情况看,五大发电集团旗下低效煤电资产,只要价格够低、只要互相谈得拢,甩卖容易接盘也容易,但接盘后如何盘活资产、起死回生,就没那么容易了。这对于接盘者来说,需要更加慎重的评估;对于煤电脱困来说,也需要系统性、全局性考量。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