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天然气危机愈演愈烈,火电、核电要江湖救急了

时间:2022年08月02日 10:11:08 中财网
  做为德国应对俄罗斯削减向欧洲供应措施的一部分,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当地公用事业公司慕尼黑市立电力公司(Stadtwerke Muenchen)计划燃烧更多的石油和煤炭(而非天然气)。该公司已经恢复了之前关闭的两家供热厂的燃油燃烧器。此外,它还推迟了将一个发电区从煤炭转化为天然气的计划。

  8月1日,慕尼黑市立电力公司通过电子邮件表示称,通过上述措施,该公司已经减少了慕尼黑的天然气消耗(但没有具体说明数量),并扩大了能源结构。

  慕尼黑市立电力公司的这些举措标志着近期德国能源结构的重置。多年来,欧洲电力生产商已经从燃烧化石燃料转向天然气,但眼下的天然气危机正在迫使形势逆转。

  当地时间8月1日,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宣布,位于下萨克森州霍恩哈默尔地区的梅尔鲁姆煤炭发电厂即将重新连接至德国电网。受能源危机影响,德国联邦政府7月14日颁布法令,允许部分已关闭的煤炭发电厂和石油发电厂重新投入使用至2023年4月,以节省天然气。梅尔鲁姆发电厂将是该法令颁布之后第一座重新并入德国电网的煤炭发电厂,该厂自2021年12月初以来一直处于备用状态。该发电厂的净输出为690兆瓦,理论上可以为超过50万个家庭供电。 据悉,德国政府已经批准重启10座燃煤电厂和6座燃油-火电混合发电厂。

  为了在短期内减少天然气消耗,慕尼黑电力公司降低了巴伐利亚州室外和室内游泳池以及封闭式桑拿浴室的最低温度。德国各地政府也开始考虑压缩啤酒制造、圣诞市场等传统项目的生存空间,享誉世界的慕尼黑国际啤酒节也将被波及,或惨遭取消。

  与此同时,作为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长期目标的一部分,慕尼黑公用事业公司启动了一项耗资1000万欧元(约合1020万美元)的计划,该计划将加快扩大由地热和其他可再生能源产生的区域供暖。

  今年冬天,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将面临能源危机,这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显然,出于对西方制裁的反制,俄罗斯已逐渐减少对欧洲(尤其是对德国)的天然气供应,这使得德国经济更有可能陷入衰退。标普全球的一项私营部门活动指标表明,在今年7月份,德国经济开始出现今年以来的首次收缩。

  德国的天然气储存设施已满68.6%,远低于该国在2022年11月1日达到95%的目标。这将影响到近一半依靠天然气取暖的德国家庭,以及许多天然气发挥关键作用的工业部门(如用于水泥和玻璃制造的化学品)。

  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的三党执政联盟(自民党、基民盟、绿党)政府已要求德国公司和消费者节约能源以弥补天然气库存目标与实际的差距。但如果重新平衡供需的措施失败,德国政府有权宣布“天然气紧急情况”,这将涉及国家控制天然气分配,并决定谁获得天然气,谁不获得天然气。

  祸不单行的是,就在上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 PJSC)以涡轮机故障为由,将北溪1号管道的流量削减至正常流量的约20%。这促使现货市场的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升。

  德国三大政党出现重启核能的声音
  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露发生后,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决定退出原子能。当下,由俄乌冲突导致的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不稳定,促使德国境内剩余的三座核电站将在2022年年底(原定的停运时间)后继续运行。今年第一季度,核电站占全德发电量的6%,天然气占13%。

  德国环境部长、绿党(一直反对核能的德国政党)成员Steffi Lemke称,如果德国电力基础设施的“压力测试”表明巴伐利亚州存在“严重的电力或电网问题”,政府将“评估这种情况以及潜在的选项”。她表示,如果正在进行中的政府评估认为有必要,她愿意考虑将巴伐利亚一个核电站的运行寿命延长至明年。

  7月30日,巴伐利亚州议会下院基民盟党(前执政党)的负责人亚历山大·多布林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德国联邦网络局预测的天然气短缺是巨大的,将影响德国能源部门的所有领域。这就是德国政府最终必须做出继续运行核电站决定的原因。”

  而在德国三党执政联盟内部,德国自民党主席兼财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已推动扩大核能的事宜,延迟淘汰核电的工作,使德国核电站继续服役至2024年,并在7月31日时呼吁停止使用天然气发电。自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克里斯蒂安·杜尔(Christian Duerr)表示,将反应堆的运行寿命延长至2023年是确保德国的能源供应和缓解电力市场紧张形势的正确步骤。

  然而,德国核废料管理安全办公室认为,延长少数反应堆的寿命只会对缓解天然气危机做出很小的贡献。该办公室总裁沃尔夫拉姆·柯尼格(Wolfram Koenig)7月3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这样的举措不仅要考虑到核电站的安全性,还要顾及放射性废料的处置。

  柯尼格写道:
  “如果核电站持续运营,整个德国社会都将付出相当大的成本。而艰难达成的社会共识也将从根本上受到质疑。”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