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产量增幅持续超过石油 “气超油”能否成为现实?

时间:2021年02月03日 08:52:55 中财网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天然气总产量同比增长9.8%,达1888亿立方米。而同期原油产量1.95亿吨,比上年仅增长1.6%。按照热值计算,天然气产量已经十分接近原油。

  天然气为何实现逆势增长?天然气未来发展如何?“气超油”能否成为现实?

  政策助推“气超油”

  近日,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发布消息:2020年,集团公司国内油气产量当量首次突破2亿吨,其中天然气产量当量突破1亿吨,首次超过原油产量。

  天然气快速增长并不是最近才发生。从2017年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已经连续四年增产超过100亿立方米,增速均远高于当年原油产量增速。

  这样的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企业自身的预期。据了解,“气超油”原本是中国石油计划2030年实现的目标,比预期足足提前了10年完成。

  专家表示,出现这样的局面,主要是因为政策尤其是环保政策的推动。

  “在经济、政治、社会等多种因素交织下,能源行业正在迈入新的发展阶段,能源绿色低碳转型步伐加快。”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张华林表示。

  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已成为全球油气行业的共识和发展方向。《巴黎协定》和《IPCC全球升温1.5℃特别报告》明确温控目标:2030年前将全球年排放总量削减一半,到本世纪中叶左右,实现净零排放。相关政策和目标的出台将世界传统能源行业转型切换至“快车道”。

  与煤炭、石油相比,天然气具有用途广泛、安全、便捷、热值高、清洁环保等优势,是我国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的重要路径。

  从消费端来看,为了减少环境污染,清洁能源替代传统能源已在全国范围开展。“油改气”“煤改气”项目不断推进,前者主要涉及交通能源领域,主要是LNG车船的推广应用;后者带动天然气成为城市燃气、工业燃料、化工原料、车用燃料等领域的主力军。

  从生产端来看,能源行业大力开展“能源革命”,将天然气作为优化能源结构的重要任务,纷纷加大了天然气的勘探和生产,加快长输管道的建设。而消费端的快速增长也进一步促使生产端加快发展。自2017年冬季我国遭遇严重气荒后,2018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从探勘开发、海外供应、储备体系、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进一步做出规划,天然气发展进入快车道。

  中国石油集团实现“气超油”只是一个开始。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能源页岩气研发(实验)中心主任邹才能预计,到2025年左右,我国天然气总产量将超过石油产量,中国石油工业进入稳定发展、天然气工业进入跨越式发展新阶段。

  未来空间仍然巨大
  “随着我国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天然气还将迎来新的更大的发展机遇期。”在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近日组织召开的“十四五”发展院士专家咨询研讨会上,不少专家学者都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从国际上一些已经实现碳达峰的国家来看,天然气的使用比例都比较高。以美国为例,自从用天然气发电逐渐取代燃煤发电后,美国能源活动和工业生产过程的碳排放量占比呈下降趋势,目前其天然气发电已经超过燃煤发电。

  根据统计,2019年世界天然气消费量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为24.2%。而当年,我国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仅为8.1%,存在较大差距。

  国际社会对我国能源改革也有着较高期待。国际能源论坛(IEF)秘书长约瑟夫·麦克莫尼格说,当前能源市场处在不断稳定过程中,很多经济体已经确定了零碳排放目标,确保未来全球经济绿色可持续增长,中国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要想加快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实现低碳发展,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势在必行。从我国的资源情况来看,天然气行业也具备较大的发展空间。

  “‘十四五’期间将是我国天然气工业的大发展时期,天然气产量到2025年预计达到2500亿立方米。”中国科学院院士戴金星认为,“十四五”期间中国天然气工业大发展具备三大有利条件:一是我国天然气资源丰富而探明率低,具有更快发展天然气的资源优势;二是近年来我国天然气产量持续增长,具有更快发展天然气的增长优势;三是我国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逐年上扬,具备更快发展天然气的储量优势。

  而随着北美页岩气产量巨量增长,中东、中亚、深海天然气产量快速增长,世界天然气有望长期进入供应宽松状态,我国天然气进口有着较好外部条件,也有助于行业发展。

  发展短板尚待补齐
  虽然有诸多利好,但专家表示,发展天然气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当前我国探明油气资源中,常规与非常规的资源比例为1∶3,在剩余天然气资源中,非常规气约是常规气的近4倍。”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石油天然气地质研究所杨智说。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科技咨询中心马锋也表示,我国油气工业已进入常规与非常规并举阶段,复杂气藏的占比越来越高,发现优质大气田越来越难,这对勘探开发领域提出了更多的创新要求。

  除了勘探开发领域需要进一步突破相关理论和技术外,天然气产业上下游也还存在一些环节需要进一步打通。

  比如,随着我国天然气消费量持续增长,用气峰谷差逐年扩大,北方冬天供暖季天然气消费量是夏天淡季消费量的10多倍,为保障供气带来巨大挑战。需要我们在天然气生产、储气装备运用、输气管道建设和LNG进口方面统筹规划。

  再比如,我国天然气改革在逐步深化,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成立,深圳天然气交易中心挂牌等,都有助于进一步市场化。

  但整体而言,改革在价格市场化等领域还不够深入。现行的天然气价格机制下,政府定价与市场化价格并存,价格市场化程度不够,市场对价格未起到主导作用,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也并未充分接轨。这些都是下一步改革的方向。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天然气并非“零碳”能源。不少专家将其视为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转换的过渡产品。

  中国石油最新发布的2020版《世界与中国能源展望》报告预测,2030年与2050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分别为26%和27%,将基本保持稳定;而非化石能源分别为28%和47%,增速较快。可以看出,风能、光伏等非化石能源是长期发展趋势。

  因此,在大力发展天然气、补齐短板的过程中,还要协调好与可再生能源之间的关系,注重协调可持续发展。
.齐. .慧  .中.国.经.济.网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