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上涨60%,澳大利亚想用铁矿石“卡脖子”?我国已经有所行动

时间:2020年12月19日 09:01:04 中财网
  “疯狂的石头”还在持续涨价,12月18日市场消息,截至18日9时,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报价1044.0元/吨,一度涨至1047.5元/吨,创2013年10月(7年)该合约上市以来新高。

  至此,铁矿石价格在今年内已上涨了60%。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的话来说:铁矿石背离供需关系的涨价不仅不合理,也不可持续。据悉,受铁矿石价格疯涨影响,我国前10个月进口铁矿石均价已同比上涨3.8%。

  面对高价铁矿石,我国应如何应对?

  一年要花超6500亿!中国为何在铁矿石定价“说不上话”?

  在介绍应对之策时,先了解一下我国为何面对价格疯涨的铁矿石,只能“眼睁睁看着”。由于钢铁产业的迅猛发展,我国对铁矿石需求量极大,但由于本土矿产量不足、质量参差不齐等因素,我国铁矿石大多依赖进口——市场统计数据显示,我国进口的铁矿石约占总需求的80%,其中60%来自澳大利亚,20%来自巴西。

  进口总量大,花的钱也多,作为参考,2019年我国在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一项上所花的钱便已超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41亿元)。但遗憾的是,尽管我国每年花这么多钱进口铁矿石,在铁矿石的国际定价话语权上,我国却有些“吃亏”。


  据悉,澳大利亚、巴西的四大矿山在与我国钢企议价时,主要采用普氏指数——中国主要港口的铁矿石CFR(成本+运费)现货价格,但由于其价格编制方式不透明,很容易造成卖方垄断。基于此,市场还曾表示,国际铁矿石的议价权被澳大利亚等供应国“握在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成为全球铁矿石的“最大买家”时,日本长期扮演着这一角色。作为买方,日本在此期间通过大量投资,参股了澳大利亚、巴西的大矿山,获得了一定的议价话语权。据悉,在澳大利亚的24个铁矿中,日本企业就重点投资8家并参股了16家。这也为我国提高国际铁矿石定价话语权提供了一个思路。

  一切为了定价权?与澳企合资,到非洲“挖矿”

  回归到我国如何应对的问题上,主要有两条路:一是从短期出发,通过加快兼并重组加快兼并重组、增加废钢供应以提高废钢利用比例、降低国内铁矿税赋等方式来局部优化我国的铁矿石供应;二是从长期出发,在海外建立长期高效的多元化、多渠道、多方式的稳定铁矿石基地,从根本上改变部分国家垄断铁矿石供应的现状。

  事实上,无论是从短期出发还是从长期出发,我国都已在“破局”中。

  从短期来看,中国《期货日报》12月17日报道称,中国《再生钢铁原料》国家标准已于近日正式发布,该标准将最大限度挖掘国际和中国国内再生钢铁原料资源,提高铁素资源循环利用率,增加钢铁企业有效选项。分析指出,再生钢铁原料对铁矿石有一定的替代效果,可一定程度抑制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

  从长期来看,我国一直在寻求多样化铁矿石来源,例如海外投资业务——中钢集团与澳大利亚力拓集团的Channar矿山合资企业、首钢集团在秘鲁的马可纳项目等。除此之外,近年来我国以山钢集团、赢联盟、宝武集团为代表的中资企业已深度参与西非铁矿资源合作开发,在西非地区获得了一批优质矿山项目。

  可以期待,在我国的持续破局下,国际铁矿石的议价话语权向中国倾斜的日子已不远。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