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颠覆传统思维 产业为何心心念着成品油期货?

时间:2020年11月10日 09:44:48 中财网
  11月9日,在商务部外贸发展局和上期所、上期能源共同主办的第九届中国国际原油贸易大会配套专题活动上,行业专家针对当前的市场形势进行了深入探讨,认为我国有必要进一步丰富能源衍生品品种,为相关产业规避风险提供工具。

  能源行业传统商业模式被颠覆
  谈及今年的原油市场,山东隆众资讯副总经理兼首席战略官闫建涛表示,在疫情、经济需求、库存及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原油价格始终处于较为不稳定的状态。尤其是今年地缘政治因素和疫情给市场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在他看来,疫情主要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导致全球原油需求大幅下滑。今年年初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多国采取了封锁控制措施,这严重影响了交通物流,进而打击了全球原油消费。

  据中石油销售公司韩冰介绍,今年4月,也就是防控措施最严格的时期,全球原油需求降幅甚至达到20%。“后来随着疫情缓和,全球原油需求逐渐进入复苏阶段。但目前来看,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仍较去年出现了8.4%左右的下滑,明年需求大概率也将继续萎缩。”

  在这样的情况下,近期境内外机构普遍认为,今年年底WTI原油价格会保持在40美元/桶附近,明年会略有上升。但闫建涛建议,对于未来的原油价格,市场还是应该更谨慎才好。

  “毕竟今年在疫情和地缘政治的共同作用下,整个原油市场的贸易环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尤其是美国市场,今年3月在疫情影响交通运输、物流的情况下,甚至出现了生产商产出的油品运不出去的情况,而且因为储存成本过高,无处储存,不得不倒贴钱请人拉走。”他说,这实际上也是随后库欣地区原油库存达到高点,最终出现负油价的原因之一。

  在闫建涛看来,负油价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对于能源行业的商业模式是一种颠覆。因为经过负油价,人们发现生产原油不仅可能卖不出,甚至还会遇到倒贴钱的情况,这直接打击了资本市场对油企的信心。

  能源衍生品工具重要性凸显
  此外,闫建涛还发现,由于资本市场对石油公司不看好,股价和油价相关性有所加强。“原本股价和油价的相关性只有10%左右,但最近美国油企股价和油价的相关性在50%—60%,这不仅意味着负油价出现后原油投资的减少,相关企业面临融资困境,也凸显了原油衍生品的重要性。”

  据他介绍,当银行债权人担心美国中小油气公司破产时,往往会要求他们提前把近四个甚至八个季度的产量卖出去,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关企业就需要对冲。也正因为如此,套期保值对冲的价位就成了美国原油的上限价位据记者,衍生品市场对于美国油气公司而言不仅是重要的避险渠道,也是融资渠道之一。

  据介绍,在国外,除了公司会进行套期保值外,国家有时也会这样操作。比如今年未参与OPEC+减产的墨西哥之所以有底气不减产,就是因为其有通过期权对出口原油套保的习惯。在闫建涛看来,石油公司也好石油行业也好,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自身的竞争力,而利用好原油衍生品工具,无疑是提升这一能力的重要举措之一。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两年多以来,不仅经受住了国内外各种地缘政治风险和极端事件的考验,而且随着交易机制不断完善,运行更加平稳,功能发挥也更加有效。闫建涛告诉记者,今年4月,在全球大宗商品尤其是原油价格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国内不少上市公司加大了套期保值参与力度。

  上期所总经理王凤海在大会致辞中也表示,今年在国际原油价格最大跌幅普遍在70%以上的情况下,国内外能源企业大多积极运用上海原油期货对冲价格风险。

  今年6月22日,上期能源挂牌上市了低硫燃料油期货。在产业人士看来,这不仅完善了我国能源衍生品体系,而且在积极应对船燃行业变革的同时,提升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

  据了解,截至10月底,低硫燃料油期货累计成交493.07万手,其中法人持仓占比接近八成。“这对于上市才4个多月的品种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也反映了市场特别是实体企业对该品种的认可。”上述人士称。

  11月2日,首批低硫燃料油期货仓单(共4090吨)在中化兴中石油转运(舟山)有限公司保税油库正式生成。“这批燃料油产自国内中海油舟山炼厂,经出口退税后,由浙江自贸区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成期货仓单。这不仅标志着国产低硫燃料油成功进入期货市场,更意味着中国价格走向世界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上述人士表示。

  国内衍生品有待进一步丰富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参会嘉宾普遍表示,期待我国能源衍生品进一步丰富。

  在韩冰看来,尤其是成品油期货推出时机已成熟,期待能尽快上市。据她介绍,我国成品油消费预计将在2025年前后达到顶峰。考虑到目前能源迭代加速,且替代能源发展势头强劲,成品油供应过剩加剧,从日韩的经验来看,未来市场竞争将更激烈,优胜劣汰成为必然。

  实际上,随着成品油流通领域市场准入和营销网络审批门槛的持续降低,成品油行业的竞争格局正在重构。而随着油气管网改革全面落地,各类资本加速布局油气全产业链,市场竞争将进入存量竞争时期。

  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冰认为,拥有规模优势、特色产品、领先技术的企业将得以生存和发展。为此,在当今国际环境不利、内需增长启动之际,国内相关企业在完成纵向产业链布局后,应高度重视基础技术研发,发展核心技术,布局新兴产业。这就要求行业竞争主体致力于以加油站实体销售为依托,借助资本市场与虚拟市场,精研国际贸易、期货市场等与成品油业务密切相关领域,发挥价格发现、价值创造、风险辨识作用,挖掘成品油金融属性,构建协同发展、相互促进的价值平台。因此,成品油期货挂牌上市十分重要。她呼吁行业主要经营者共同推进互换和成品油期货的推出。

  在石油天然气管网领域的专业人士看来,管网是整个油气市场的支点,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和布局推进有利于利用这个联系上下游、全市场的支点,撬动更多市场主体的开放和竞争。上期能源相关人士表示,管网是重要的现货基础设施,期货是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两者加大合作有助于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实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在市场人士看来,今年的负油价不仅将颠覆能源行业的传统商业模式,也将给整个期货交易体系带来一次转型和改革。鉴于上一次衍生品市场的大变革,直接导致天然气期货的推出,天然气期货交易在全球影响力也不断扩大,闫建涛最后表示,期待国内天然气期货尽快上市。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