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页] [第02页] >>下一页

人前点钞背后一刀!这个国家每年赚我们7200亿

时间:2020年10月15日 11:57:46 中财网
  导读:
  人前点钞背后一刀!这个国家每年赚我们7200亿,为啥四处泼脏水
  胡锡进:该让这个美国帮凶吃点苦头了

  人前点钞背后一刀!这个国家每年赚我们7200亿,为啥四处泼脏水?
  说起澳大利亚,情感复杂。

  澳大利亚商品的最大进口国,就是中国。从铁矿石到大麦再到牛肉,而我们“出口”到澳大利亚最多的,应该就是留学生和买房客,里外里澳大利亚靠着中国挣了不少钱。

  就像今年,虽然疫情影响很大,但前三个季度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货值就达到了6007亿。

  按理说,大客户,贸易关系这么紧密,关系应该过得去啊。

  恰恰相反,最近这十几年,跟中国贸易摩擦最多的,就是澳大利亚。

  早年间,中国钢铁行业大发展,需要从澳大利亚购买铁矿石,因为需求旺盛,再加上铁矿石公司雇佣的中国人胡士泰太能干(戳链接阅读),整整6年的时间里,中国钢企因铁矿石价格上涨多支出约7000多亿元,约是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总和的2倍,相当于当时澳大利亚GDP的10%。

  最后,双方谈判桌上打了多个回合,胡士泰也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这类摩擦一直都有,小到奶粉,像不久前澳大利亚议员就建议禁止把奶粉出口到中国,认为扫货出口到中国就是有罪,而且应该被判刑。


  大事更多。

  比如此前澳内阁成员密集表态,多次指责中国处理疫情不力,他们还希望能够成立一个独立的审查组织,“进入某些国家”开展调查,以确定疫情爆发的具体原因。

  怼中国的范围还很广,澳大利亚一家保守派智库将目光瞄准了中国在南极的科学考察站,对中国在南极的科学考察进行了各种指责。

  当然,华为这事他们也没拉下,一直跟在美国人后面一起排斥华为,搞“中国威胁”论,甚至还时不时在南海问题上挑衅,让很多人无语。

  基本诉求就是你的钱我要赚,赚钱的同时还要骂人。如果真是事实也就罢了,偏偏老是拿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说来说去,搞得关系迅速恶化,基本到了30年最差的阶段。

  02
  当然,咱们也不会一直被动,上半年打出了一系列的组合拳。

  1、前两天说是不买澳大利亚的煤炭了。

  这事没有官宣,但据说很多厂子都接到了通知,这个对澳大利亚影响大吗?

  还是不小的,现在澳大利亚25%的焦煤和热煤都是出口到中国。如果中国不买了,澳大利亚每年将遭受将近140亿美元的损失,大概占到外贸额的5%。

  当然澳大利亚的官员也说了,这是中国正常的额度调配。可惜市场不认,13号的时候澳最大煤炭商Whitehaven下跌6%,能源公司New Hope的跌幅同样达到5%。

  2、再早一些是中国调整了铁矿石进口检验监管方式。

  铁矿石是中澳之间最大的外贸产品,从6月1日起,我们将之前施行的对铁矿石逐批进行检验调整为按企业申请实施,监管提升了一大截。

  澳大利亚的铁矿商人就慌神了,去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6.65亿吨铁矿石,均价在600块出头,监管政策影响的可是4000亿的生意。

  3、就在调整铁矿石政策的几天前,商务部还发布了反倾销立案调查结果:
  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存在倾销,国内大麦产业受到实质损害,决定对伊鲁卡信托、麦克唐纳家族合伙等多家澳大利亚公司征收73.6%的反倾销税,以及6.9%的反补贴税率,征收期限为5年。

  全球大麦进口最多的是沙特和中国,两国进口量都在18%左右。而最大的大麦出口国是澳大利亚,他们的最大买家是中国,占澳大利亚出口的65%。



  这关税一加,澳大利亚大麦就很难卖了。

  4、再早一些时候,是澳大利亚牛肉。

  5月中国暂停接受四家澳企的牛肉产品进口,原因是澳大利亚这四家加工企业的牛肉在经过中国海关时候,检测不达标。

  这四家企业占据了澳洲对中国澳洲肉类出口的35%,这不是一个小数目,随着出口肉类的失败,可能会导致近35亿澳元(约合152亿人民币)的澳洲红肉行业的出口贸易落空。

  除了这些人的生意受影响,还有些人忧心忡忡。

  比如,大家经常喝的一个红酒——奔富,它也是澳大利亚的,正在计划明年分拆上市,母公司富邑集团的收入增长几乎全是中国市场贡献的。他们担心,一旦中国禁止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就会对富邑集团造成毁灭性打击。

  而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最多的留学生和买房客,这半年受疫情影响也是直线往下掉,澳大利亚的专家已经预测悉尼房价要大跌30%了……
  03
  这些限制政策看着很密集,不过确实在过去十几年里反反复复出现很多次了,作为大客户,澳大利亚跟中国的关系很有意思。

  其实双方是有过蜜月期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推出了4万亿计划,开始大搞基建,对钢铁煤的需求都大幅提振,最大的收益者就是澳大利亚,他们也成为危机中唯一未现严重衰退的西方发达国家,还迎来了三年GDP的高增长:


  这期间,澳大利亚国内都在说,之所以幸运全靠中国。

  到了2019年,澳大利亚卖给我们1039亿美元(7273亿人民币)的货,占全部出口的38.2%。


  出口额前三名分别是中日韩,但中国远超日本一倍多。

  近年来中国在农产品上实行了买买买的策略,小麦大豆肉类进口量都在上升,尤其对于牛肉的进口越来越多。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大型农场养牛种大麦都很方便,正好对上中国的需求,收入越来越多。

  04
  一般人不会对大客户动不动就吆五喝六的,这也就成了一个谜,为什么经贸往来如此频密,关系却越来越差?

  原因众说纷纭。

  比如有人认为澳大利亚只是想挣钱,骨子里是瞧不上中国人的,像上个世纪初澳洲大陆搞大开发的时候,移民政策当中就有一条要求“欧洲血统”,后来华人劳工也被运过去参与开发,却一直受到严重不公的对待,活儿干得最好最多,收入待遇最差。



  高晓松也曾经在自己的节目里谈到自己的观感,认为在那么多移民国家当中,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最严重的。

  新冠爆发期间,歧视就更严重了,墨尔本东部的一位澳大利亚永久居民、华侨杰克逊(Jackson)一家近日连续两晚遭到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种族歧视攻击。车库门口被人喷上了种族歧视的话语:

  还有人认为,关系不佳是因为澳大利亚患上了“中国焦虑症”,自从2017年开始,澳大利亚开始对中国的实力感到担心,担心经济安全“过于依赖中国”,这样迟早会付出代价,澳大利亚政府更多的希望取悦美国并为此不断努力,所以就出现了各种奇葩状况,像4月份,上半个月在高度赞扬,下半个月就变成了各种抨击。

  05
  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挑事的人中政客居多,着眼现实的人还是更多一些,毕竟大家不都是靠动动嘴皮就能生存。澳大利亚和美国一样是联邦制,地方自主权很大,有时候跟联邦政府还不是一条心。

  此前维多利亚州政府就和联邦政府杠上了,因为维多利亚州参与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说白了就是和中国“走得很近”,联邦政府非要批评它违背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利益。

  
  维州的财政部长帕拉斯直接反驳了:“对任何单一国家进行诽谤的想法都是危险的、有破坏性的,并且在许多方面可能是不负责任的。他们不需要对一个遭遇了痛苦并且需要恢复自己经济的国家进行侮辱。”

  西澳大利亚州也对联邦政府很不满,州长马克·麦高恩说,他承认外交政策由联邦制定,但他的州通过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天然气和其他产品度过了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

  双方都有需求,接下来的都是博弈。

  咱们能不买吗?也挺难的,尤其很多产品的可替代性不强,而我们的需求又很大,能供货的地方不多,只要不撕破脸,生意伙伴还是可以做的。但真要得寸进尺,结果还真不好说,反正咱们都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吧
  中财网
[第01页] [第02页] >>下一页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