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原料价格短期翻倍?记者暗访结果来了

时间:2020年04月15日 15:09:24 中财网
  口罩涨完,熔喷布涨,熔喷布涨完,丙烯涨……
  近期,口罩产业的主要原材料之一丙烯发飙了,4月10日监测到丙烯的市场价格不到6000元/吨,4月12日就有工厂价格报到12000元/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价格就翻了一倍。

  看看丙烯这两天的价格走势,原地起飞!


  来源:生意社
  口罩中最关键的过滤层是熔喷布,熔喷布不是“布”,而是由聚丙烯(业内俗称熔喷料)加工而来,聚丙烯向上一级的化工原料就是丙烯。口罩产业链简化后是“丙烯—》熔喷料—》熔喷布—》口罩”。

  记者查阅了行业网站上丙烯的报价行情,大厂、小厂全是大幅上调,你加2000元/吨,我加8000元/吨,甚至有的企业看着价格涨幅太猛,直接暂停了报价!


  订单排到了7月份
  丙烯价格躁动,下游最热的熔喷料价格涨得离谱。这是中间商囤积居奇炒作,还是个别厂家恶意提价?这行业供求关系究竟是什么格局?

  记者以企业采购为由,暗访了多家熔喷料企业销售部门。

  “你要熔喷料是吧?”记者刚拨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表明来意,某熔喷料上市企业销售人员就匆匆发问:“我们这边需要先审核资质,不对中间商销售,只对生产企业报价销售,接货地点必须入库到企业。”话罢就挂掉了电话,在与记者交谈时,电话另一头不时还传出其他工作人员接线的声音。

  “每天的订单有限,基本在上午就全定出去了,付全款排单,30吨起订,现在订单排到了7月份,价格每天都不一样,这两天价格受原材料影响,也翻倍了,今天驻极料的报价大约4.5万/吨”。记者随后设法打探到企业目前真实销售状态。

  这个价格意味着啥?
  4.5万元这个价格,在疫情之前,已经足够直接购买1吨医用级熔喷布,现如今同样价钱只能买到原料,而记者一周前在阿里巴巴看到的同品牌熔喷料的报价多在1.5万元/吨上下浮动,一周涨了3倍!

  “我们这边单子已经排到了6月份,目前日产能250吨至300吨”,山东另一家上市公司表示,公司的定价政策采取随行就市的方式,根据市场波动灵活报价。记者在采访某江苏大型化工企业时,也得到类似答复,并且该企业人士透露,不仅每天价格不一样,甚至每一批货价格也不一样。

  龙头公司订单满满,业内中小型企业呢?
  记者致电山东滨州某丙烯生产企业负责人,“最近打电话要料的是挺多的,不过我们这个不能用于医疗物资生产使用,也都跟对方说了,但还是有很多经销商来拿货,我们这个月订单已经满了。”

  某南方无纺布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我手机每天都有无数个电话,都是来要熔喷布的,公司熔喷布产销率100%,4月份之后基本以医用为主,公司目前还有超过400吨的订单没有交付。”

  记者按其日产能粗略计算了一下,大约订单排期也超过了一个月。该高管表示,“我们上游货源最近也不是那么稳定了,价格一直高企的话,也要调价了,公司对外供应主要还是以老客户为主,采购上游熔喷料一般是比末期订单再提前1-2个月订货,上游料场排单到7、8月份很正常。”

  丙烯为什么涨
  “你把口罩当成一个化工品,就不觉着他的产业链这么乱了,除了下游口罩制作、销售这两个环节,再抛开炒家的因素,整个产业链都是跟着原油波动的。”有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近期口罩上游乱了套,祸起居然是原油?这是为何?

  原来丙烯上游是原油,下游主要是改性塑料等丙烯聚合物,其中就有口罩用聚丙烯,也就是熔喷料,原油价格波动无疑将牵动整个产业链条价格变化。

  “春晚也没有这么目不转睛盯过,春晚节目变化也没这么快过,难得一遇,纪念一下。”山东某石化企业高管在朋友圈感叹。


  某石化企业高管朋友圈感叹油价波动
  记者联系当地某聚丙烯生产企业高管,该人士表示,“我觉着这次躁动主要就是原油价格波动,周末原油减产消息一会一变,导致下游石化产业出现情绪化波动,不过我们的产品相对提价不多,大约1000元/吨。”

  不过“祸起原油说”,也只能是一部分原因。前期原油暴跌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些原料暴跌?

  “通常从生产流通角度上考虑,原油传导到下游产品,大约要经过2个月左右的时间,期货跟涨很常见,但这次现货价格直接疯涨,明显是带有情绪的投机心理,医用聚丙烯波动最厉害也是这个原因。”该人士向记者解释。

  记者盘查了多类石化产品价格,以聚丙烯涨幅最为猛烈,旁系兄弟姊妹也是清一色跟涨。在生意社分析师李璐看来,除了期货的催动效应,熔喷聚丙烯暴涨,绕不开防控物资需求的因素。

  李璐称:“疫情出现之后,石化企业都开始转产紧缺品种,熔喷聚丙烯也经历了大幅度的扩产,但即使如此,部分牌号产品仍然有较大缺口,企业转产也造成了其他产品生产比例降低,以PP拉丝料为例,去年全年产能占比在33%左右,如今产能占比只有22%,短期排产矛盾造成了其他产线供应出现缺口,这也是激化价格暴增的因素之一。”

  市场乱象引担忧
  熔喷料巨大缺口造成了市场供应端的良莠不齐,原料厂家也开始担忧。

  近期中煤化、中国神华等企业发布声明表示对其提及货号的聚丙烯原料在喷熔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不提供任何保证。




  “这周都有些魔幻了,现在有一些来买料的,明显不是化工客户,一听就不是业内人,也不知道牌号,也不知道用途,哪里有料哪里就有买家。”前述滨州丙烯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真的是不夸张,什么人都有,我听说业内有人倒丙烯纤维料的货,不到一周就赚了快一千万。”

  该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大批量买货的多是倒爷。他们有两个特点,一是要货急,量大,可以加价;二是不问品质、不问用途。

  该人士进一步向记者讲述倒爷这次的运作手法,周五充当买方,到处加价从工厂要货,当时很多工厂反应还没这么快,到了周末,尤其是周天,开始压价卖货,说同厂货源,低于同期出厂价,把货一把倒出去。

  记者了解到,无论熔喷料还是其他纤维料,下游客户一般情况下都有存货,虽然有备货需求,但很少有生产企业在价格波动最激烈的时候选择屯料,一般会等价格稳定后再进行交易。如今接货、出货速度如此迅速,无疑是倒爷在参与,目前政府对口罩、熔喷布都有极为严格的监管措施,市场炒作方把火烧到原料市场。

  业内普遍认为,聚丙烯市场价格短期内会居高不下,但价格走高未必能演绎造富神话。监管力量随时会出手,规范原料市场的政策或许就在路上。
  .上.证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