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0亿元的降准资金会流向哪里?

时间:2019年09月09日 08:32:28 中财网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在当前全球这一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潮中,中国央行也例外,中国新一轮的货币政策宽松政策会陆续有来,降准降息。尽管中国央行一直在强调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实际是中国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可能会比欧美国家更为量化宽松,只不过所采取的方式与工具不同罢了,否则,中国企业、居民的债务负担,及中国M2占GDP的比重会在这几年快速增长。

  比如中国居民的总杠杆率从2007年的45%上升至2015年的90%,远远超过同期企业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还有从贷款规模来看,2008-2015年,中国居民部门贷款总额占可支付收入总额的比重年均增长23%以上,远超过中国GDP增长速度,尤其是2009-2010年,居民部门贷款总额增长速度更是高达40%。有研究者测算,2016年中国居民房贷收入比达到67%(2016年居民住房按揭贷款的增长速度46%以上)相当于当前美国及日本的水平。如果按照这几年持续快速增长速度,2019年这一比例将超过100%,并达到美国金融危机时的水平。也就是说,2008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从而使得中国企业部门及居民部门杠杆率全面快速上升,特别是居民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更快。所以目前的情况也会遵循这一路径。这也意味着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越是宽松,流入国内房地产市场的资金越多,中国房地产泡沫则吹得越大。

  因为,就中国的金融市场而言,其表面上或形式上与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金融市场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等不同的市场,都是通过市场的利率机制来运行。但实际上中国金融市场在形式上与欧美发达国家是一样,但在实质上是不同的。欧美发达国家央行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与中国信贷政策宽松所导致的实际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特别是中国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与欧美金融市场完全不是一样。

  比如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与发达经济体的基准利率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发达经济体的基准利率基本上都是资本市场的短期拆借利率或回购利率,是一种反应资金市场的短期供求关系的间接利率,它要通过利率传导机制才能到商业银行并对企业和居民的金融行为产生影响。而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与欧美国家央行的基准利率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是商业银行的一年期存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对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直接定价及进行贷款额度管理,也就是中国央行直接管商业银行利率。在这种利率机制下,由于利率是受中国央行管制,中国央行既可采用严重实质负利率的方式侵蚀中小存款客户的利益(比如目前国内实质利率就在负1%以上,许多时候实质负利率更是普遍),也可人为形成较高的存贷款利差(前十几前其利差水平基本上保持在3%以上水平,而国际上这种水平只在1%左右,)向以国有银行为主导的银行体系注入大量的实质性资源,让国内银行躺着赚钱。

  即使是最近中国央行要实现基准利率并轨,中国央行逐渐地减少对贷款基准利率的关注与管制,采取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基准利率,但是由18家国有银行为主导的商业银行来出价,它们同样不会损害自身的利益而为大众服务。尽管这种利率价格机制在国际上有先例,但国际上报价银行是公众性商业银行而不是国有银行为主导。这就是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可以躺着赚钱,其赢利远好于其他行业的根本所在。比如,2017年26家中国上市银行其赢利达1.49万亿元,其赢利能力是国内一般上市公司的近100倍。还有,今年上半年国内6家最大国有银行赢利就达到6500亿,银行业成为国内赢利最好的行业。但是就目前国际的情况来看,银行业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可见,中国银行业特别是国有银行是现有制度最大获益者。但是,国内金融市场的这种价格机制不改变,中国的金融市场要想健康发展是不可能的。无论是银行还是证券市场都是如此。但是如果中国金融市场这种价格机制改变,国内的许多国有金融机构就会应声倒下。这就是当前中国金融市场所面临的抉择。而现有中国央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对国内金融市场的国有金融机构最为有利。

  当然,这次中国央行降准及定向降准,说是支持实体经济,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及增加其融资的可获得性,但是就当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资金是否会流向实体经济,企业获得资金之后是否会增加投资应该是相当不确定的。因为,由于受中美贸易战的冲击而导致中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大增,由于国内居民债务负担上升而消费严重挤出,国内绝大多数工业品基本上处于严重过剩状态,就实体经济而言,国内多数企业没有增加投资的愿望。当然,国内中小企业是愿意获得低成本的融资,但是这些融资是否会进入实体经济是相当不确定的,估计更多中小企业获得资金之后,同样会进入房地产购买住房。比如,2019年9月4日,上市公司*ST海马发布公告,卖400多套住房来弥补亏损。也就是说,中小企业获得低成本的资金之后,购买住房牟利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也就是说,政府无论对资金进行管制,不让更多的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但对国内企业把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国内商业银行肯定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近20年来国内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只涨不跌,即使有个别城市的房价出现下跌,当地政府也会出台政策托住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可以说,在商业银行看来(地方城市中小商业银行也是一样),只要房价一直在上涨,流入房地产市场的银行信贷资金(无论是哪种方式获得,其风险也是最低的)。对于国内商业银行来说,尤其是居民的住房按揭贷款更是优质资产,国内商业银行更愿意让宽松信贷资金贷给居民流入房地产市场。

  近年来政府一直在强调,如何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如何来让更多的中小企业获得低成本的融资,如何满足居民住房消费贷款等。但是假定融资成本降低了,中小企业也是可以获得低成本的资金了,但是这些资金会流入实体经济吗?恐怕情况并非那样乐观。这些资金绝大多数同样会流入房地产市场,这就是早几年的基本现实。(新.浪)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