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林:资本大鳄刘益谦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14:30:05 中财网
  纵览刘益谦的资本市场征战,从一介草莽到资本大鳄,谁说资本大鳄是天生注定?

  2014年的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成为全场焦点。

  一锤定音下,这件在海外漂泊数百年的中国瓷器以2.8124亿港币的成交价被一位中国上海收藏家拍得。

  这位买主可不是普通收藏家,他的故事可追溯至中国股市的初始时代。他就是被称为“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的刘益谦。

  2014年07月19日,上海,刘益谦手拿鸡缸杯向媒体展示:这么多记者,我手心都出汗了。

  刘老板曾说过一句名言:“股票要买便宜的,艺术品要买贵的。”十几年前,他就将这句话用在了股市中。

  早在2000年左右,由于国家还未实行股权分置改革,尚未流通的国有股和法人股已然是一块掘金之地。

  敏感的刘老板率先嗅到了这个商机,于是专门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为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


  新成立的新理益很快就成长为囤积法人股的大玩家。

  2000年10月13日,新理益以受让或竞拍的方式先后进入北大车行(现*ST北科,处于退市状态)、河北华玉(现藏格控股)、百科药业(现天茂集团)、安琪酵母、威达医械(现盛达矿业)等上市公司股东行列。

  他的操作手法很简单,以低成本介入,待这部分转配股上市流通后,他再以高价获利而出。

  倚靠这套手法,他在A股获利颇丰。

  尝到甜头后的刘益谦在资本市场继续大手笔布局。2009年他以个人名义累计动用资金逾61亿元参与了包括京东方A、金地集团在内的8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

  只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一次“野蛮人”刘老板并未捞到好处。反而是在09年和10年,分别受到了监管层与市场的双重打击。

  2009年6月,刘益谦在京东方A股权质押解禁后,在随后数日内进行了巨额减持。事后证监会查出刘益谦的团队操纵股价 ,并且罚了他20万元。

  一年后,随着2010年市场行情冷化,刘益谦除了在上海汽车一家获利颇丰以外,其余增发项目也并未获得良好回报。从那以后,刘益谦在资本市场露面的次数开始减少。

  刘老板难道要退出资本市场吗?当然不是。不过这一次,“野蛮人”刘益谦改变了策略,一改往日野蛮的操作手法。

  2007年11月,他成立了国华人寿保险。刘老板布局保险,可谓是一次正确的选择:
  一方面,国华保险从成立以来,净利润一直在稳增长;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发行的产品也能参与投资A股。

  以前证监会不是能直接监管到个人吗,现在刘老板有了保险公司,他就能间接依靠保险工具入市。即使他有割韭菜的行为,监管层也不能直接惩罚到他个人。保险是一份好生意,这也难怪股神巴菲特相当青睐。

  这些年来,刘益谦不断对国华保险增资,也显示出刘益谦对保险行业的持续看好。

  德林社整理了一份“国华人寿保险公司旗下投资理财产品涉及的上市公司”名单(据不完全统计)

  资本运作频频成功,刘老板的雄心更大了。他决定大举进军券商行业,这次的目标是长江证券

  刘老板入驻长江证券可谓一波三折。

  此前有媒体报道,马云的“阿里系”有意与刘益谦争夺长江证券的大股东席位。令阿里系尴尬的是,湖北省政府方面明确表示不欢迎阿里控股长江证券,他们更倾向湖北当地企业接盘。而相比之下,刘益谦在天茂集团成功转型的成绩更受湖北政府欢迎。

  就这样,刘老板才终于从青岛海尔手中拿下长江证券14.72%的股权,坐上了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的位子。

  正当他满心欢喜地计划把长江证券一手做大时,又一个对手来了。这次是三峡集团,它的出现掀起了长江证券控制权之争。

  2015年5月,三峡集团成为湖北能源实际控制人,间接持有长江证券10.69%的股份。而当时以邓晖为主导的管理层启动长江证券120亿元(后缩减为83亿元)定增,致使刘老板新理益集团的持股被稀释到12.62%。

  2015年9月,三峡集团作为大股东的三峡资本增持长江证券,占股5%。至此,三峡集团通过湖北能源和三峡资本,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5.69%股份。

  彼时,刘益谦也通过国华人寿在二级市场增持长江证券

  因三峡集团背后的湖北国资委与刘益谦持股比例相当,长江证券一直处于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局面,双方股权之争迟迟未果。

  这一闹,就是三年之久,A股也从牛市走到了熊市。

  刘益谦在2015年高位收购股份已浮亏惨重。目前长江证券最新股价距2015年牛市最高点跌幅超50%。仅计算新理益集团的股份,他的这笔百亿收购已经浮亏约50多亿元。

  德林社也注意到,近期长江证券董事会出现了人事频繁变动:
  董事长尤习贵辞职、副董事长邓晖请辞(继续留在公司)、梅咏明申请辞去监事一职(继续留在公司)。

  长江证券这次大换血,被外界认为是刘益谦急于掌握控制权改变现状的原因。

  刘老板为何要苦苦守住长江证券的席位呢?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个“不容错失的机会”。

  早在2015年入驻长江证券时他就表示:
  “价格取决于你站在什么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你站在2000点的角度来看,现在的股票没有一个不贵的;但是你站在一个发展的眼光去看,长江证券是非常值的。

  长江证券最根本的价值在哪呢?是券商牌照。

  在金融市场,银行、保险和券商牌照一直是掌上明珠。刘老板早在2007年拥有了保险牌照,现在缺的正是一家券商公司。仅进军长江证券这一事,就能看出他的眼光有过人之处。

  纵览刘益谦的资本市场征战,从一介草莽到资本大鳄,谁说资本大鳄是天生注定?(新.浪.财.经)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