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石油能否冲破美国制裁“枷锁”

时间:2018年11月13日 10:36:21 中财网
  原标题:伊朗石油能否冲破美国制裁“枷锁”

  未来需要重点关注制裁进度及未获得豁免权的欧盟的态度
  A 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的起因
  早在2017年年底,出于通胀恶性抬升、居民生活恶化等原因,伊朗曾爆发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示威,过程中美国对伊朗现届政府的应对做法公开发表谴责,特朗普曾表示伊朗处于一个“毫无人权可言”的社会环境当中。

  随着时间推移以及政府的干预,该事件逐渐平息。

  2018年4月,以色列声称发现了伊朗秘密进行核武器活动的证据,并将相关情报转送美国政府。然而,国际原子能机构无法证实相关证据的可靠性。时至5月,在国际上一片反对声中,美国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并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制裁。

  实际上,特朗普认为前任总统奥巴马签署的核协议并没能够有效地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是个存在缺陷的协议,其中未能对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进行约束,是对美国安全影响最为严重的隐患。

  当下制裁已然执行,特朗普政府的目的是在不刺激油价的前提下打压伊朗政府的收入,从而限制其在其他方面的开支。

  B 制裁对伊朗石油供应的影响
  本次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仅沿用之前的框架,还在细节上作出了不少补充。根据美国财政部的信息,本次制裁针对超过700个不同的个人以及实体,更包括飞机及船只等对象,涉及行业包括金融、航运、能源等领域。

  对于原油市场而言,更值得关注的是制裁执行之后各国能够获得的伊朗石油豁免进口量。11月5日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财政部长姆努钦举行发布会,蓬佩奥宣布本次将暂时向8个国家/地区给予进口豁免权,其中包括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意大利、希腊、土耳其、中国台湾,以上均是伊朗最重要的石油买家。

  在过去的6个月内,伊朗的石油出口总量显著减少,各国向伊朗的采购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希腊、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均在宣布制裁之后在不同时点完全停止了伊朗石油的采购,中国、印度、土耳其、意大利的采购量总体显著下降。作为伊朗石油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在2018年前4个月平均每天进口65.1万桶石油,但6月至今进口规模下降至61.5万桶,平均降幅3.6万桶。第二大市场印度,进口量自8月开始显著减少,8—10月日均进口43.4万桶,较1—7月平均水平59.2万桶下降近16万桶。

  法国与韩国早在今年7月即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欧盟中土耳其、意大利与希腊均将伊朗石油进口量减半。亚洲国家中印度与中国两大伊朗石油最大的需求国,近期也大幅削减采购活动。但是,豁免国却并不包含欧盟其他国家,本月初英国、德国等欧盟国家联合谴责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措施,誓言要保护与伊朗开展“合法”业务的欧洲公司,并确保继续进口伊朗石油和天然气,这可能激怒了美国,抑或是美国想抢占欧盟的石油市场,以此作为对欧盟在战略上的牵制。


  图为豁免国及非豁免国1—10月进口量统计(单位:千桶/日)
  对于未来伊朗石油供应的展望存在三种情景。情景一,获得豁免的各国/地区依照美国给予的豁免量进行伊朗石油采购,由于目前信息尚不完整,我们以中国的情况作为假设前提,美国给予中国的进口豁免量在36万桶/日,而过去10个月中国日均向伊朗进口约64万桶,这意味着进口规模将下降44%,若按此比例类推,伊朗石油出口量将维持在103万桶/日附近,以2017年的平均水平250万桶/日为基准,伊朗石油出口量将减少147万桶/日。情景二,各国的伊朗石油进口量维持在制裁前114万桶/日的水平,意味着伊朗石油出口将减少136万桶/日。情景三,各国的伊朗石油进口量回升至5月的平均水平,总计约200万桶/日,意味着伊朗石油出口将减少50万桶/日。以上情景的假设均以未获得豁免的进口量下降至零为前提。


  图为未来伊朗石油出口的情景假设
  注:星号*为可能性标注,***代表高,**代表中,*代表低
  C 伊朗核制裁历史对比
  本次核制裁在生效前的半年时间内,伊朗石油出口大幅下降逾100万桶/日,从成效来看堪比2012年奥巴马在任时的制裁效果。奥巴马在2012年制裁伊朗时,半年时间内伊朗石油出口量骤降逾120万桶/日。早前外界预期本次制裁影响不大,但在短短6个月时间内效果立竿见影。

  然而,与奥巴马时期制裁不同之处在于,特朗普除制裁伊朗石油,还针对凝析油进行制裁。凝析油是一种超轻质原油,是天然气的伴生品,一直以来销量不错。在美国的制裁定义中,凝析油属于“石油制品”而非原油,伊朗对凝析油的定义则是原油。在奥巴马制裁伊朗期间,一个漏洞使得其他国家可以买入伊朗凝析油。数据显示,这一漏洞令伊朗在2014年3个月内就获得了预计15亿美元的收入。本次制裁对伊朗来说是致命的一击,该国与卡塔尔合作开发的南帕尔斯气田产量还在不断增加。伊朗凝析油出口量去年为日均40万桶左右,最大的供应国为韩国,约占伊朗总凝析油出口量近一半水平;其次是阿联酋,占比逾35%;再次是中国与日本。今年7月起韩国暂停从伊朗进口石油与凝析油,导致凝析油的出口量骤降,9月数据降至约12万桶/日,创两年半的最低值。

  

  图为特朗普与奥巴马时期伊朗出口量对比(单位:百万桶/日)
  D 总结
  本次美国重启对伊朗进行制裁,在半年时间内的影响堪比奥巴马时期,但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制裁还涉及凝析油,对伊朗而言是致命的打击。此外,在同一假设前提下,即未获得豁免权的国家进口量下降至零,我们对未来伊朗石油供应推演出三种结论,总体上如果在未来的180天内,美国未加重对伊制裁,大概率上伊朗石油出口量将处于100万—115万桶之间,以2017年伊朗出口量均值250万桶/日为基准,伊朗石油出口减量不到150万桶/日。

  OPEC+在10月产量大幅提升,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均创历史新高,从当前时点看,足以弥补伊朗供应下降的缺口,市场情绪从9月担忧伊朗受制裁而产生缺口,转向OPEC+供应大增将导致油市供应过剩,资金从前期炒作的热潮中离场。未来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美国对伊的制裁进度及未获得豁免权的欧盟的态度。




  .七.禾.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