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银行业能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 未现平仓踩踏

时间:2018年11月08日 16:10:45 中财网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第04页] [第05页] >>下一页
  导读:
  两种可能:如何解读郭树清的"一二五"目标
  易纲刚发出"三支箭",郭树清新举措就来了!解决融资难:大行对民企贷款不低于1/3
  郭树清:险资已有3只专项产品落地参与化解民企股票质押风险
  郭树清:银行业能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 未现平仓踩踏
  郭树清:客观对待民企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

  两种可能:如何解读郭树清的“一二五”目标
  引子
  近日,银保监主管领导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提出了一个目标,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宽信用”的预期再一步加强,长端活跃债券18国开10的收益率微涨1.5BP达4.065%。

  由于这个政策的核心落脚点在“新增”二字,所以,关于这个政策的影响,我们要考虑两种相反的可能性,一种是按照政策制定者目标的方向走;一种是按照相反的方向走。

  顺势而为
  第一种可能的情形是,各类银行的确受限于贷款额度不足,他们将按照政府的要求做。

  以中小型银行为例:假设中小型银行初始新增贷款情形是:国企600亿,民企300亿。如果民企贷款额度是紧约束,民企资质相对松约束,那么,根据比例要求,民企的贷款将增加到1200亿,整体的贷款增加到1800亿,为原来贷款规模的两倍。因此,这个政策将导致新增信贷规模的快速扩张,最终提高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

  逆向选择
  另外一种可能情形就是一种逆向选择的情形。我们仍然以中小型银行为例,假设其初始的新增贷款情形是:国企600亿,民企300亿。如果民企贷款质量是一个硬约束或者紧约束,那么,中小型银行将削减国企的新增贷款规模至150亿,以满足比例要求。这会导致新增贷款规模由900亿缩减至450亿,最终降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

  此外,社会融资规模会不会如此大规模的下滑,还取决于银行如何处理国企那450亿的“挤出”融资。一种途径就是选取最优质的国企到银行间发信用债,但这个途径也有约束——需要找足够多优质国企。否则,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还是会下滑的。

  结束语
  综上所述,这个政策落地的效果如何至少取决于两个边界条件:1、民企信用资质的约束到底有多紧;2、有多少优质国企可以到债券市场发债给民企腾挪信贷额度。以目前披露出来的目标来看,该政策对债券市场的影响尚未确定,需要进一步等待后续细则。(沧.海.一.土.狗)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第04页] [第05页] >>下一页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