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大选将至 特朗普这份成绩单不“简单”

时间:2018年10月29日 23:35:16 中财网
  想必许多人对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让无数人“跌破眼镜”的情景仍记忆犹新,时光飞逝,如今特朗普已经执掌白宫将近两年,即将迎来他首个美国总统任期的中期大选。无论是美国的选民,还是相关的分析人士,抑或是对美国经济感兴趣的看客都不由得回顾这两年特朗普的“战绩”,稍加分析就会发现,特朗普的这份成绩单不“简单”。

  “惊吓”变“惊喜”?
  上周五(10月26日)中期大选前最后一次美国官方公布的GDP数值显示,美国GDP在三季度增长了3.5%,这相比二季度所达到的4.2%这一四年来最高水平有所降低,但却打破了3.3%的预期,且高于战后平均水平。专家由此预期今年美国GDP增长年率将超过3%。相对的,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的八年任期里,没有一年美国的GDP增长率高于3%。

  经济的蒸蒸日上成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的主题之一。2016年美国GDP增长了1.6%,特朗普就任后的2017年GDP增长了2.2%。

  而这成为特朗普面临中期大选的最佳“武器”,据华盛顿日报统计,他在过去三个月里不下40次提到,美国经济正处于史上最佳时期。

  其实即便以特朗普任期里最为亮眼的今年二季度GDP增长(4.2%)来看,也根本算不上“史上最佳”,它比不上2014年三季度的4.9%,更遑论二战后美国经济繁荣时期两位数的增长率。

  但是这一结果显然出乎此前大多不看好特朗普治下美国经济的专家们的预料。“我仍认为今年的大新闻是大多数专家认为不可能的经济繁荣。”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会长以及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说道。

  除了GDP,许多硬经济指标以及前瞻性调查结果都显示出类似的结果。

  其中最突出的包括,失业率降低至3.7%,达到1969年以来最低。在劳动力市场接近饱和的情况下,特朗普任期内新增就业岗位400万。企业及消费者信心上升,某些指标达到了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

  相对于特朗普上任之初不绝于耳的担忧之声,随后的实际经济表现着实令“惊吓”变为“惊喜”。

  “汗马功劳”变“坐享其成”?
  但是对于这些繁荣景象是否应该归功于特朗普,各方争论不休。奥巴马本人在上周的讲话更是让这一争论白热化,他在上周一(10月22日)说道:“所以,当我离开白宫时,薪资在上涨,未投保率在下降,贫困率在下降,这就是我留给下一任伙计的。所以,当你听到所有那些谈及现在经济奇迹的言论,要记得是谁开启了它。”

  许多想要对此反驳的人肯定会提及奥巴马任期内差劲的经济表现——他是首位没有实现任期内年度经济增长超过3%的美国总统,但也别忘了那时正处于二战以来美国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当中。奥巴马在任的第一年GDP下跌了2.5%,但2010年GDP就开始恢复增长。失业率也是从2010年开始持稳定的下降趋势。

  特朗普确实从奥巴马手中继承了经济向好的趋势,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也继承了货币政策的收紧、没有资金来源的社会保障和医改支出、繁冗的监管制度以及上升的公共债务。

  同时,即使是上升趋势摆在那里,实际的经济增速也超过了官方的预期。

  有人或许认为特朗普自己所标榜的“汗马功劳”是言过其实,但要说他是“坐享其成”则可谓是无稽之谈,就连反对他的批评者们也不得不承认,特朗普上任以来所推行的诸多政策对推升经济功不可没。

  特朗普在10月12日晒出他当政以来的成绩单,标题是“做出承诺,遵守承诺”,列出他在就任20个月里完成的289项成就。除了上述提及的经济指标,还包括他所达成对经济具有促进作用的相关政策。

  比如去监管,成绩单称,特朗普当政期间,每树立一条新的监管法规就去除22条旧法规;尤其是终止“耗资且有害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放宽对信贷机构、社会和地区银行的监管;联邦机构节省80亿美元的监管费用。

  还有最为引人注意的税改。这次税改被认为是美国史上最大的减税法案,减税金额达到5.5万亿美元,公司税由35%降至21%。特朗普政府称,每十个美国人里会有9个因税改增加实际收入,89%的美国企业因税改准备提升员工待遇。

  库德洛说:“我们的态度是,我们不惩罚企业,我们不惩罚成功,我们想要让经商和雇佣更容易,我想这已经有了非常积极和可以察觉的效果。”

  在此期间内企业和消费者信心的上升,要么直接与新政策相关,要么至少与企业或个人对政府站在自己一方的希望间接相关。

  加上一系列刺激性财政政策,人们将最近两年里美国经济的上升称为“特朗普经济”也就显得不无道理。经济学家预估,增支减税政策为美国GDP的增长至少贡献了1%。Capital Economic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Paul Ashworth:“目前的经济强度更多是来自于今年开始的大幅财政刺激。”

  对于最新的GDP数据,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说:“3.5%的增长是特朗普经济持续飙升的最新证据,总统从放宽监管到税改的行动促进了美国经济,令其站上新高。”

  “邀功”变“甩锅”?
  然而,就是这个让罗斯部长赞不绝口的GDP数据却引起了许多专家的担忧,因为其中的一些细节已经到了不可忽略的糟糕地步。首当其冲的是出口表现,今年三季度,美国出口降低了1.78%,为33年来最差表现。企业支出和投资也在减少。支付于大型设备之类的非地产固定资产投资仅为GDP贡献了0.12%,为七个季度以来最低,总体固定投资则拖累了GDP0.04%,为十个季度以来最差。

  正如对于经济走强的功不可没,特朗普对于这些情况变差的迹象也难辞其咎。因为他今年开始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就是最大的“元凶”之一。被调查的美国企业表示,不确定性和关税的即将提升会令成本上升,导致投资支出降低。

  而分析指出,3.5%的高增长值更多是来自于企业赶在贸易战全面爆发前囤积货物,正如二季度的4.2%许多是来自于企业赶在海外关税提升前出口货物一样。根据摩根大通经济学家Michael Feroli的推测,许多企业在受到关税打击前进口货品,在这些货品变得更加昂贵前进行囤积,这推升了存储量。

  而这显然不会持久。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指出,贸易数量可能逐步降低,但存储量可能会瞬间减少,从而拖累GDP。

  对此,一些前瞻性的调查数据已经显露端倪。美联储最近公布的褐皮书充满了企业对提高关税带来更高成本的担忧。像特斯拉和3M之类的大型公司预计关税将令他们的成本增加数千万美元。经济学家们预期随后的美国经济会开始走下坡路。IMF警告说:“4月份开始实施的贸易政策将对2019年以及以后的经济产生影响。美国财政政策将会把这一时间延迟至2020年。”

  同时对此担忧的还有投资者。相比去年连创数十个历史最高的惊人表现,今年的金融市场一直笼罩在贸易战的阴云之下。美国股市在10月份经历了史上最动荡的一个月。直至上周五,纳斯达克和标普500指数都已经进入了被定义为较52周高位跌幅超过10%以上的修正阶段。纳斯达克指数上周三下跌了4.4%,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日跌幅,8月份以来下跌了12%。标普500指数9月份以来已经丧失了2万亿美元的市值,下跌了9%,道琼斯指数过去三周下跌了8.3%。

  如今标普500指数以股票价格/下一年预期收益比例衡量的市盈率已经低于特朗普上任之初,由2016年的17将至现在的15.7。人们不禁感慨“特朗普行情”的来去匆匆。

  虽然相比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前,标普500指数还是上升了25%,但近期特朗普的推特中已经鲜少出现之前那样对标普500指数不断飙升的赞叹,取而代之的是疯狂地抨击美联储的“疯狂”。他推文的主题似乎正从“邀功”变为“甩锅”。当然,把好的一面归功于自己,坏的一面推卸给他人,特朗普并非是唯一这样做的美国总统,甚至责怪美联储加息甚至施压阻止,也并非史无前例,然而特朗普只是显得更加直白而已。

  在中期大选将至的关键时刻,特朗普的这份成绩单表面足够优秀,彰显经济学家确实错判了他,但其中却透露着危险的意味,可见的预期一点也不乐观,而最终审判的结果如何,尚未可知。
  .F.X.1.6.8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