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再遭员工大爆料:一个偏执狂,挥霍无度,什么都管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16:06:03 中财网
  摘要: 在这些员工眼里,马斯克是一个典型的偏执狂形象,他的有些“创新”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并未带来真的效率革命,只是为了和传统不同而不同。

  近日,美国财经媒体CNBC采访了35位特斯拉前、现员工。这些曾经或现在的内部人士现身说法,为外界勾勒出了一个典型的、极端化的硅谷连续创业家形象。“硅谷钢铁侠”的背后,是一个执着于扁平化而管得过细、做过英明决策也瞎拍了不少脑袋、在不少最后不了了之的项目上瞎烧了一堆钱的马斯克。

  特斯拉的股价在马斯克推特单方面宣布私有化闹剧后,不仅离马斯克提出的420美元私有化(AND痛揍空头价)越来越远,目前一直在年内新低附近徘徊。尽管昨日美股开盘后,因大空头香橼Citron Research“跳反”高调转看多,特斯拉大涨12.72%。



  但忽略掉这些短期的日内起伏,从员工看到的情况,让特斯拉“盈亏同源“的这位马斯克,有如下的招黑槽点:
  槽点一:先拍脑袋,然后再烧钱,然后吹的牛兑不了现
  马斯克在员工的吐槽合辑中,是一个典型的偏执狂形象。他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不管是不是切实际)、并不会听取同事意见,这意味着拍脑袋和低效率烧钱。

  特斯拉对外称2018年要交付50万台新能源车,据这些员工称:完全是马斯克的嘴炮。这个承诺在2016年横空出世时,马斯克手中并没有相应的产能增长资源,特斯拉Model3的工程师团队警告过他不能完全靠机器人和自动化,后者并不能完全覆盖所有汽车部件的生产,然而钢铁侠显然对自动生产机械手臂过于自信,并坚持在特斯拉的Fremont工厂上线了昂贵的机器人生产线。

  这批上线后被发现不够好用的机器生产线的结局是:2018年夏天,被从工厂里拆下来挪走了。类似流程的“魔毯”(汽车部件运输自动化)项目也是在烧了一堆钱后,默默被弃用了,工人切换到用小拖车、小卡车等运送汽车部件的传统流程。

  马斯克在4月接受CBS采访和自己发推时承认,一度过于依赖所谓的自动化了。

  特斯拉过度的自动化是个错误,准确讲,是我的锅。我低估了人类(员工的技能)
  槽点二:天马行空的“创新”,为了和传统不同而不同
  员工们提到,马斯克的有些反传统的“创新”,一点没有带来真的效率革命,而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比如,他拒绝采用传统汽车厂商的,如丰田、大众和通用汽车的很多工作流程及方法,甚至到了行业内通用的缩写也要在特斯拉内部另发明一套体系单独用的地步。

  如自动化仓库系统ASRS(automated storage and retrieval system),特斯拉内部的“黑话”叫“垂直存储系统”(vertical storage)。这套特斯拉专用术语,对特斯拉的售后客服和供应商关系专员来说,简直是灾难,他们做任何工作前都先要一个一个翻译回行业通用说法。

  2016年,特斯拉Fremont的Model X系列的配件存储系统一团糟,不仅配件短缺、而且管理混乱,装配工人屡屡装错或找不到对应部件。马斯克听说后大怒,但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一个货盘仓库挪得离装配线更近、运过来远远超过需求的配件。

  这个方案一点都没有改善配件管理混乱的情况。最后,相关部门背着马斯克偷偷上线了丰田提出的“看板”系统来全流程监控和调配配件的使用情况。但工人们都是偷偷用“看板”系统,一旦马斯克到工厂巡视工作,他们都把“看板”小卡片藏起来,工程师们也自己偷偷写了“看板”app、偷偷用Ipad来调用以避免被发现。

  至少五六个特斯拉现在和曾经在Fremont工厂的工人提到,他们的经理都警告过,千万别让马斯克在他们的工位附近发现源自丰田的看板小卡片,不然会被炒的。

  槽点三:内部管理有点乱啊
  CNBC汇总了多个员工的吐槽,拉了一张小小的拍脑袋项目列表,如采购订单系统WARP、生产运营系统TMOS、生产执行系统MES、产品后续服务系统GARAGE等,这其中每一个都是马斯克要求的、烧了大量的美元,但在实际使用中的效率效用都非常可疑。

  以WARP为例,“采购订单系统+服务中心工作订单管理系统”,听起来很科学的一个系统对不对?然后工厂员工反馈称,WARP超级难用,他们甚至不能看到被派的项目的财务进度、也不知道自己的小组还有多少预算可以用。员工A称他本以为自己的小组在预算内,但发现有1百万美元的发票竟然以他组的名义被报销掉了,而他根本查不到是哪个同事以什么名义报掉的。

  一些员工提到,他们为Fremont工厂赶产能加的班,竟然在费用上被归类到了“培训”、“研发”,而不是“服务”、“汽车组装”。一位员工心有余悸地表示,幸好旅行、加班都费用报销不归他的地区负责。
□ .张.涓.义  .华.尔.街.见.闻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