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度货币政策料强化预调微调

时间:2018年10月09日 10:00:00 中财网
  (上接A01版)2018年12月以及2019年第一季度,央行将迎来MLF集中到期高峰阶段,有必要再度通过定向降准加以置换。考虑到2018年1月以来历次降准间保持3个月的间隔,因此下一次定向降准将大概率在2019年第一季度进行,较为可能发生在春节前,从而熨平春节前后市场流动性波动。

  潘向东表示,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017年末的157.0%小幅下滑到2018年2季度末的156.4%,但国企和民营企业杠杆率走势分化,去杠杆压力仍很大。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下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房地产市场风险尚未完全消除,去杠杆、防风险仍是重要经济任务,预计今年再次降准可能性不大,下一次降准可能是在2019年1月。

  畅通货币政策传导
  “下一步,货币政策施策重点仍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潘向东举例称,今年以来,在流动性合理充裕下,社融规模、信贷数据不及预期,主要原因是在表外融资收缩同时,货币政策传导不畅导致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经过央行等多部门努力,银行信贷额度、资本充足率等因素对信贷投放限制已有所缓解,但是经济下行压力叠加信用风险依然制约银行风险偏好,这是货币政策传导不畅重要原因。

  潘向东认为,下一步,货币政策重点或许是通过推进利率市场化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在利率市场化后,银行会加大相应信贷投放,从而缓解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同时,还将加大国有企业改革力度,加快处理“僵尸企业”,以减少这些企业对资金的无效占用。

  “在抑制影子银行货币扩张功能的同时,开放正规信贷渠道、通过结构性降准支持一些薄弱环节等是下一步货币政策关键,也就是要打通货币政策传导环节。”邵宇表示。

  从金融机构看,温彬强调,在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方面,要进一步落实《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通过银行加大对小微、三农等薄弱领域支持,降低小微等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更好地满足他们的信贷需要。
  .中.国.证.券.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