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把房子作为一种宗教,楼市很难退潮

时间:2018年10月08日 08:16:16 中财网
  最近,学术圈里写了不少关于纪念德国哲学家,也是美学家及社会思想家的齐美尔逝世100周年的文章。不少文章都是出自大家之手,值得认真阅读。比如刘小枫的“《货币哲学》:一位寂静主义哲学家的世纪末劝言,纪念齐美尔逝世一百周年专题”就是一篇好文。我在上大学时,那时就买过及读过齐美尔的书,也了解齐美尔是当代与马克思、韦伯齐名的三大思想家之一。不过,那时读齐美尔的书,更注重他的美学思想。直到买到他的《货币哲学》,才把齐美尔当作哲学家来读。

  在《货币哲学》中,正如刘小枫教授所解读的那样,齐美尔是用货币的运用来说明生命的现象的本质,从人性的本身来理解现代货币。在齐美尔看来,现代经济生活使得货币意义发生的深刻的变化。即其深远意义首先在于:货币成了个人生命中“不受条件限制的目标”。

  从前,人们渴求的人生目标—比如美好的爱情、神圣的事业--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期望或者追求的,金钱这样的人生目标却是人随时可以期望或者追求的。换言之,前现代的人生目标乃是一个恒定、潜在的生活目的,而非一种“持续不断的刺激”。如今,金钱成了现代人生活最直接的目标,成了“持续不断的刺激”。从前,宗教虔诚、对上帝的渴望才是人的生活中持续的精神状态,如今,对金钱的渴望成了这种持续的精神状态。所以,在西美尔看来,“金钱是我们时代的上帝”的说法绝非比喻。

  就生活产生的生命感觉而言,以金钱为中心与以上帝为中心所产生的生命感觉有形式相似:上帝的观念超越了所有相对事物,是终极性的抽象综合;在上帝观念中,生活的矛盾获得了统一,生命中所有不可调和的东西找到了和谐。同样,货币超越了所有具体事物,显得可以调解一切生活矛盾:“金钱越来越成为所有价值的绝对充分的表现形式和等价物,它超越客观事物的多样性达到一个完全抽象的高度”。人们相信金钱万能,如同信赖上帝的全能。货币也成了现代人的一种宗教。

  所以,在现代社会,人们相信金钱万能,如同信赖上帝的全能。货币早就融化在人性的骨子里,早就成了现代人的一种宗教。同样,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经过十几年发展与繁荣,不仅让社会财富出现爆炸式的增长,更是让这些财富在短时间内向少数人聚集。十几年来,国人参与、体验、推动房地产发展与繁荣,房子成了个人社会地位、财富、成功与否的表征。当前国内女孩结婚就看有没有房子,而不是爱情,更不是个人品、才华等,人的本质特征完全外化于房子。许多大贪污犯同样是把房子作为其敛财的主要工具。

  当国人把房子当作一种超越其他客观体的一般等价物时,房子或炒作住房作为赚钱工具早就融化在国内民众的内心,成了超越其他任何事物的宗教。几乎是所有的国人,不仅相信购买住房就能够赚钱,也不是地围绕的房子成了大家谈天说地的主题。无论是拥挤的公共交通车上,还是酒桌饭前几乎都如此,随处可见。

  正因为国人把房子当成了一种宗教,完全相信购买住房是一本万利的工具。这不不仅使得政府的房地产市场政策很难放下对房地产市场的宗教式信仰,而且国内民众总是会冲破所谓的限制政策来购买更多的住房。比如政府说要遏制房价上涨,但又说要保持房价稳定。试想,要保持房价稳定如何又可限制房价上涨呢?对于国内居民,由于房子是财富,房子只会上涨而不会下跌,所以,国人对于政府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的出台,都会看作是下一轮房价上涨信号。这样,他们都会千方百计地破解这些政策进入房地产市场,让自己手中持有更多的房子。

  可见,只要国人把房子作为一种宗教或信仰,无论是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还是国内居民都不会退出这个市场。在这种情况下,要让国内房地产市场退潮并非易事。(新.浪.博.客.易.宪.容)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