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民携“抗癌药”入境印度被捕 细思极恐的反操作

时间:2018年07月10日 08:34:53 中财网
  据印度媒体报道,今年6月20日,一名中国男子在印度首都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因携带大量的抗癌药入境被捕。虽然在南亚涉及各国的海关案件时有发生,但本次案情最蹊跷之处在于,印度是全世界闻名的廉价抗癌靶向药生产基地,被称为“世界药房“。既然如此,为何会有人从中国携带如此海量的抗癌药进入印度,进行反操作?

  

  新闻报道网页
  真实还是部分真实?
  “刚看完,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患者还是不要看了,我们这些经历过的人,去看很难控制情绪。”病友群里因为某部电影炸开了锅。有人劝慰:“躲过了以前慢粒致命的结局,还有什么不能看开的?”病友们看法不一,有人认为让大众关注这个群体是好事情,有望让药价进一步降低;有人担心如果大家过度关注会导致关闭了这个通道;有人则认为电影只是反映了生活中的部分事实。

  乐乐(化名)在病友群中的发言: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看了,看了以后很难过,心里闷得慌,一晚上没睡好,吕受益的结局是注定的,也是现实的,很多人避免不了。相比他们,我们是幸运的,这个抗争的过程已经有人做了,但是目前经济负担依然是很多病人痛苦的根源,尤其是农村患者,每年一两万的药费可能是他们全家的收入;张院士这样的人肯定依然存在;药品实际成本与市场需求的矛盾有改善但还是有待提高,现实并不是电影最后说的“假药”根本没人买了,因为已经进医保。很大部分人进医保还是吃不起,电影把这个病群呈现在大家面前,更多的是反映了之前的生存状态。

  印度代购真的这么简单吗?
  印度代购肿瘤药的情况,主要集中在2005年-2010年,当时需要服用进口基因靶向药物的患者中,大约六七成服用印度仿制药。但现在,随着药价的下降和抗癌药纳入医保,印度代购仿制药的情况已经大大减少。不过,现在仍然存在着海外代购抗癌药的情况,因为一些新的抗癌药价格还是非常昂贵。在这些职业代购中,存在着不少欺诈行为,用真正的“假药”欺骗患者。

  有一事件值得注意,据印度媒体报道,今年6月20日,一名中国男子在印度首都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因携带大量的抗癌药入境被捕。印度海关官员在声明中称,该嫌疑人是从中国抵达印度后在安检时被截获的。这名中国公民的随身物品及行李中约有市场价值1190万印度卢比(约合119万人民币)的抗癌靶向药品,明显不是自用已涉嫌走私,因此,被印度警方拘捕。

  虽然在南亚涉及各国的海关案件时有发生,但本次案情最蹊跷之处在于——印度药品因为按当地法律无需缴纳高额的专利费,是全世界闻名的廉价抗癌靶向药生产基地,被称为“世界药方”。印度同类抗癌药的价格与国内相比,往往只有几十分甚至上百分之一。每年,都有大量的中国患者前往印度治疗或购药。那为何会有人从中国携带如此海量的抗癌药进入印度呢?

  我们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长期旅居印度的人士处获悉:“大概在去年年中,有患者曾向我咨询,声称在中国有生产抗癌药的厂家与他联系,这些仿制‘印度抗癌药’价格只有印度本土生产药品的十分之一不到,拥有相同外包装,号称在中国有大型生产线和仓库,对外宣传使用相同原料生产,疗效也‘完全一致’。据说这些所谓‘原厂药’在国内销售火热,主要购买渠道为社交软件和搜索引擎上的网页。由于在国内此类药品生产准入门槛很高,人工、物流和原料成本亦远高于印度,我不认为有正规厂商会冒着法律风险来生产销售,当时以为只是误传没有多想。如今细思恐极,人命关天呀。”

  一位从事打击假药的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一直没有案件去证明。从今年的3月份,在广东打了一个地下窝点,所有的境外药品全部是在中国这边生产、包装,然后生产完以后发往印度、孟加拉,再从印度、孟加拉那边卖给中国患者。

  其实像电影里说的有一个是真实的,作为印度当地的海关也好,他们的公安系统也好,他们的药品也只允许在印度当地卖,包括他们的产量也是跟他们的销售有关,比如说他有一百家药店,一百家药店拿货,一个月拿十盒,那就是一千盒的量。我这个药厂只能生产一千盒药,没有太多余的量去卖给其他国家的人。

  所以这种药品,会产生供不应求,很多人就会动脑筋,做假,从中国当地做。因为即使在印度当地做假药也是要判重刑,他们就从中国这边做好加药,发到印度,再从印度卖给患者,对于患者来说没法区分。

  另外,该人士还指出,这些人甚至可以渗透到印度当地的药店,也就是行话说的“洗白”。其实是药房也存有这种“主观意识”,他们从假药渠道进货,便宜,真假药混卖,并没有太大的风险。

  作为患者来说,他没有能力去区分这个药是真还是假,他最多看,这个药全是英文,是进口药,没法区分这是正品进口药还是假冒进口药。

  和代购衣服鞋子包包不一样,代购药的试错成本其实非常之高,因为病人能够得到有效救治的机会只有一次。电影中男主卖药谋生还挺有底线,只卖确认有效的仿制药给认识的人,卖家和买家在相互信任的小范围活动来保证安全,不出人命。现实里病人私下购买来的仿制药,质量也容易参差不齐的,仿制药里有效成分不够也会延误病情,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管理。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柳光宇教授发表评论:说到药,事实上,救命药的研发是当前最高端科技之一,需要比药品成本价高出千倍的投入。这些天量投入应该让谁来埋单?新药生产工艺的知识产权保护期究竟要不要?如果每一种新药都无偿向第三世界国家公布,那么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谁会去投入新药研发?应该由谁来控制价格,以免让药厂无利可图而放弃或迟滞这类药物的生产?廉价的仿制药品应该如何管理?
  如此等等,这些深层次的问题,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普罗大众所完全理解。所以,身为医务人员的柳光宇教授,更担心的是看完以后,芸芸众生只看到医生的见死不救,警察执法的无情和制药企业代表的唯利是图,而对上述这些个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困局视而不见,虽然,影片很多地方都已经有了说明。

  那么在有限的资源下,我们是否还有其他的思路?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章滨云指出,肿瘤防治的国家战略,靠精准医疗和靶向药,一定是大错误。花了大钱,办了最后延长3到18个月生存期的低效率事。肿瘤防治国家战略,一定是要把肿瘤病因预防策、早发早诊早治工作做好,而不是把大量的钱投入到最后的3到18个月。

  医疗服务既是民生,又是产业。“保”下来,不是“包”下来。为低收入者提供底线保障,是我们的医疗民生低线。为所有人包下来,势必能赢得选票,但国家财政和企业社保的沉重负担,没有一个地方能可持续承受。简单逼着原研药和专利药厂家,在专利保护期到之前降到跳楼价也是不现实的,厂家没有经济动力甚至成为沉重亏损负担,也是很难有创新。

  早癌防治或许是另外一条思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消化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上海)主任李兆申院士指出,他算过一个账,如果我们在筛查上投入1块钱,与患者确诊为癌症以后比较,1块钱可以节约15块钱,比如说一个早期胃癌,被检查出来只要15000元,但一个晚期胃癌化疗至少20-30万。

  药企该不该被扔臭鸭蛋?
  在电影中,似乎所有人都有其两面性,你是千万人心中的救世主,但可能以前打老婆;你可能身患重病,但也可以因为要逃跑把路人从自行车上踢下来抢走他的车。生活一旦把人逼入墙角,抉择是艰难的。

  有人曾说:按照导演的逻辑,我们看这部电影都应该去看盗版,这才是对这部电影的尊重。而立刻有人反唇相讥:如果你不看就会死,而且又看不起正版,那当然应该去看盗版。

  而其中只有一个角色是完完全全的坏人——跨国药企,但他们真的应该被扔臭鸭蛋吗?

  引用一位血液科专家袁医生的观点:该片还未公映就已大火,作为对所涉及疾病及治疗药物最为熟悉的血液科医生,有几点感触:
  听说片中写尽各方无奈,唯有原研药厂作为反面人物出现,若果真如此,颇为不平。在每一个爆款新药背后,是科研人员十数年的心血,从药物结构分析,筛选,前期实验室研究,到动物实验成功,到成功通过药物临床试验1-3期,才能最终上市,在这过程中,大多数药物会折戟沉沙,成功者寥寥无几,药企投入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可达十数亿至数十亿美元,每一个能够成功上市的药物都背负着自己的成本,以及倒在各阶段的其他药物的成本,因此不能仅以生产成本来看待它的定价是否合理。如无法保护研发新药的企业足够的利润空间,那将无新药问世,长远来看,是人类的损失,所以必须保护知识产权。在将格列卫引入中国市场后,诺华创新性采用了慈善计划模式,买3送9的形式实际上使得中国患者以远低于欧美市场的价格用到了这个药(虽然仍比印度产盗版药贵),后续的很多靶向药物进入中国后都沿用了诺华的慈善计划模式,使得很多中国患者能够得到国际先进医疗服务,哪怕诺华初衷许是为了扩大中国市场销量,我还是认为诺华是有功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救人的是正版药的配方,这个论点并没有错。袁医生表示,格列卫的出现是划时代的,肿瘤治疗从此进入靶向药物时代,慢粒几乎已成为chemo-free的疾病,不再需要化疗,患者就像高血压病人一样,可以如常人安享天年。正是诺华公司研制成功了格列卫,慢粒白血病患者10年生存率从不到50%提高到90%,已经取代骨髓移植成为首先治疗方案,格列卫对胃肠道间质肿瘤的有效率也高达67%。

  格列卫的诞生也是一个传奇。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血液科陈勤奋医生指出,格列卫的研发故事,是转化医学的成功典范,也开启了靶向治疗癌症的新篇章。但即使我们见证了奇迹的发生,我们也不要忘记,从费城染色体的发现到格列卫的批准上市,中间是41年的艰难探索。

  开发药物是一项风险极大的投资,由于人体的特殊性,使得研发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花费巨资研发的药物好不容易通过了早期临床实验,却倒在最后一关的比比皆是。仅以艾滋病疫苗为例,几十年来,多少大型制药企业投入了无数的金山银山,到目前为止依然无一例成功。而这些失败药物的研发成本,最终必然要通过那概率不比中彩票高多少的成功的药物补偿回来。

  以诺华为例,1997-2011年,诺华公司投入药物研发的费用高达836亿美元,而同期诺华开发成功了多少药物呢?答案是21种。算下来,平均每种药物的研发费用高达40亿美金。  
  而诺华的单药平均研发费用还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阿斯利康。1997-2011年,阿斯利康共计投入研发费用590亿美金,而研发成功的药物仅有5种,平均每种药物花费118亿美金。

  当然,抗癌药价高昂,一人患病可能拖垮整个家庭也确实是现实问题。从2015年开始,中国政府从不同角度入手,综合性地降低抗癌药价格,过去3年中已经明显降低了患者经济负担。2016年以来,有关部门组织开展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39个谈判品种平均降价50%以上,其中包括17个抗癌药品。例如,治疗乳腺癌的曲妥珠单抗(赫赛汀)从每瓶(440毫克)20000多元降至7600元。肺癌药物特罗凯从十年多年前16000元一盒降到2000元一盒,医保报销后,患者自付部分只剩下几百元。今年,李克强总理也在多个场合要求制药企业降低抗癌药价格,通过进口抗癌药零关税等措施促成降价。
□ .屠.子.君  .澎.湃.新.闻.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