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退出中国传言频出背后:已打开印度市场

时间:2018年07月03日 08:28:02 中财网
  曾经凭借奥拓车风靡中国的日本铃木公司,可能退出合资公司长安铃木的消息,再次遭到“辟谣”。

  6月29日,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625,长安汽车)在官网发布声明称,近期网络上有关长安汽车拟收购铃木所持长安铃木股权的消息,为不属实消息。长安汽车将依法保留追究权利。

  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长安汽车第二次针对类似的传言辟谣。

  谣言频出的背景之一,是日本铃木退出了合资公司昌河铃木后,外界开始猜测,这个在中国市场渐渐式微的日系品牌,会不会退出它在中国的另一家合资公司——长安铃木。

  有接近长安铃木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长安和铃木确实有在商讨如何继续下去,但内部还没有明确日方是否撤资。

  针对日方管理层集体离职的情况,长安汽车相关人士进行了确认,并解释称“相关人员任期已到,岗位已经由原副科长接任”。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位于重庆市巴南区的长安铃木汽车生产厂探访时了解到,该仍在生产车辆,但产量已大不如前。

  

  长安铃木一工厂正门。

  2011年分水岭:从供不应求到退出声起
  1988年,重庆长安与日本铃木合作进行轿车生产,奥拓是当时铃木首款引进中国市场的家用轿车。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长安铃木汽车有限公司创建于1993年5月。起初由三方持股,重庆长安汽车持股51%,日本铃木株式会社持股39%,铃木中国持股10%,中方占据控股权。

  主打廉价小型车的长安铃木,一度凭借奥拓等品牌,风靡中国市场。2011年,长安铃木年销量突破22万辆,当时长安铃木的产能仅为20万辆/年。

  然而,2011年过后,长安铃木的销售走入下降通道。这期间的2014年,三方调整了持股比例,重庆长安汽车持股50%,铃木株式会社持股40%,铃木中国持股10%。长安铃木的销量也一度有所反弹,但这种势头未能继续。

  2017年,长安铃木全年销量为8.65万辆,同比下滑26%,在所有汽车厂商中排名第53位,当年亏损8482万元。2018年1-5月,长安铃木累计销量为2.19万辆,同比下滑45%。

  今年4月,北京车展期间,有行业人士爆料称,某合资车企将与国内合资车企分手,自此退出中国市场。随后,网络流传一纸红头文件显示,长安铃木工厂的日方中层管理者集体离职。另有媒体报道称,长安铃木工厂已经停工。

  对此,5月初,长安铃木官网回应称:“长安铃木在任何时候都将依法合规地对消费者负责、对相关方负责。”会“负责”,但不知会不会“分手”。

  今年6月,铃木汽车在中国的另一家合资公司——有23年历史的昌河铃木解体。北汽昌河接手铃木所持的合资公司股权。

  作为铃木汽车在中国的合资“独苗”,有关长安铃木行将解体的传闻随后升温,业内有分析称,长安铃木或将借鉴昌河铃木的分手模式。

  6月19日,日本NH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铃木正在与长安汽车谈判,拟解散双方的合资企业。

  6月28日,市场传言给出了铃木可能的退出路径:长安汽车计划收购铃木所持的长安汽车股份,双方维持良好的技贸合作,继续推进长安铃木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经营。

  但关于这一说法,在6月29日的声明中,长安汽车明确称其为“不属实消息”。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报道,合资双方合同有效期至2023年。

  有接近长安铃木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长安和铃木确实有在商讨如何继续下去,但内部还没有明确日方是否撤资。

  

  重庆长安铃木工厂附近,等待运输的拖车。

  工厂未停工,但产量已骤降
  虽然是否撤资传言未定,但有一条,长安汽车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澄清道,“长安铃木工厂并未停工。”

  官方资料显示,长安铃木现有两座工厂,3400名员工,均位于重庆市巴南区。根据公开报道显示,两座工厂现有产能为35万辆车/年。

  6月26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重庆市巴南区的长安铃木汽车生产厂。一位工作十余年的长安铃木员工对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厂里工人不多,现在基本也就一班倒。一天能产个百八十辆车吧。”

  “我们现在也不清楚公司到底咋回事,没啥活干,以后可能会被买断工龄(辞退)。”这名员工搓着手说,“厂里的工人大多就住附近,厂子成这样挺可惜的。”

  澎湃新闻记者绕到工厂侧面眺望厂内,厂内临江一侧约有数千辆新车,整齐地排列着。

  在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澎湃新闻记者仅留意到两辆装载着新车的挂车从厂区驶出。其中一辆拖车,车牌号显示为吉林省长春市,运着20余辆长安铃木新车。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5月,长安铃木累计销量2.1万辆,同比下滑35%;2017年全年销量也仅为8.3万辆,跌幅达27%。

  在大本营重庆,长安铃木的经销商仅有两家,其中一家还是直营店。

  6月2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重庆一家4S店看到,工作日中午,店内仅有一家三口准备签单订车,无其他人看车。

  现在,店内月销量在百余台。一位店内销售介绍,重庆人都觉得铃木很“地道”,喜欢这个品牌的人很识货也很小众,大多数顾客对车型都很熟悉。

  面对“如果长安铃木解散了车怎么办”的疑问,上述销售人员回应称,按规定,哪怕车辆退市,都要被车辆配件保存十年,作为车主你怕啥?

  另有其他城市4S店管理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长安铃木可能解体的事,春节前就有风声,结果在经销商大会上,厂家也没给说法。“我们也疲了,就慢慢等着,总能触底反弹吧”。据他介绍,店内由于销售长安铃木难以为继,已经开始销售其他品牌汽车弥补损失。

  

  远眺厂房内部大量存积的铃木牌新车。

  车型单一、款式老旧,错失发展良机
  “我去年换的车,上一辆开了6年,得有百万公里,就两次大保养,没大修过。”一位开出租十余年的司机如是说。

  黄色的铃木出租车遍布重庆街头,除了有司机抱怨上大陡坡需要临停空调外,大部分司机对铃木汽车给出了省油、好开、耐用的评价。

  网上,车主及车迷对长安铃木的品牌评价也大体如此。

  让人诟病的则是车型单一、款式老旧的问题。

  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2005年就实现国产的第二代Swift雨燕仍作为主力车型摆在展台上。

  雨燕是日本市场上推出的第二代Swift车型,于2004年问世,次年便引入国内投产,成为长安铃木首次同步引进海外最新车型。然而直至2010年,海外推出第三代Swift,2017年第四代Swift问世,长安铃木始终未将其引入国产。

  “一招鲜”策略让雨燕和其他铃木车型,逐渐失去了竞争优势。

  除了车型导入缓慢外。有分析称,铃木长久以来的对于“精品”小车的坚持,也给长安铃木的发展套上了枷锁。

  长安铃木试过变化。

  2010年,长安铃木曾进口铃木的中级车凯泽西,2013年推出紧凑型SUV锋驭,但并未取得良效。到2015年,推出SUV车型维特拉,但由于品牌力下挫等原因,车辆“叫好不叫座”。

  在经营上,长安铃木内部也在想方设法清理内存。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的内部资料显示,今年年初,长安铃木组建了产销协调专项小组,深度开展车型和库存结构优化。

  长安铃木内部提出“谁开发,谁受益”的原则,明确“狠抓山东、东北、安徽等用户度高的传统市场,实现恢复性增长;稳固开发郑州、长沙等新市场,坚定经销商信心,实现入围上量;针对南宁、重庆主城优势市场,带动区县周边地区销量。”

  上述资料显示,今年4月,长安铃木新入围晋城、泗水、东平三个市场,实现入围全国258个运营车辆市场。

  但运营车辆本地化采购的特征也意味着,这种市场拓展的难度极大。

  

  工厂内部停着几辆拖挂车,其中一辆运输的铃木轿车为运营车辆涂装。

  目光投向印度市场
  当然,市场拓展不力,未必意味着铃木要离开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

  NHK的报道中认为,铃木缺乏新能源车型,导致企业面临巨大的合规压力,是铃木有意退出中国市场的一大诱因。

  2018年4月起,中国开始施行《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对企业提出平均燃料消耗量及新能源车两项积分考核,缺乏新能源车型的车企,将面临极高的造车成本。为此,诸多车企都开展各种各样的新能源化。

  但铃木在这方面进展不力。

  虽然早在2012年,长安铃木第二工厂奠基后不久,时任长安铃木副董事长、总经理的近藤唯志就曾提出,于2014年内完成电动车开发,并取得国家新能源汽车和产品准入。但此后长安铃木未能拿出得力的新能源车产品。

  此外,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铃木汽车来说,中国市场犹如鸡肋。目前,铃木的眼光已经放在印度等新兴市场。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铃木汽车全球销量达322万辆,其中日本本土为66.8万辆,印度市场为165.4万辆。中国市场11.4万辆的销量,不足其全球份额的4%。

  为此,曾有行业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称,在长安体系内铃木所占销量份额也非常有限,已经被边缘化了,“现在是铃木求着长安。”

  早在2013年2月,铃木美国汽车公司就在美国获准破产,离开了经营28年的美国汽车市场。

  

  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大门口悬挂标语称,第三次创业,打造世界一流车企。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李皙
□ .李.皙.寅  .澎.湃.新.闻.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