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教授: 就大盘来说 中国投资者的风险是美国3倍

时间:2018年06月14日 16:13:09 中财网

  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讲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
  由上海市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共同主办的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于6月14日至15日在上海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迈入新时代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凤凰网财经全程直播。

  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讲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出席并发表演讲。王江称,中国国内投资者,因为只能投资于国内的资产市场,得到的风险和收益实际上是很不成比例的。

  王江指出,就大盘股来说,从1992年开始到现在,平均收益率8%,风险用方差衡量为60%。中国跟美国同期相比,平均收益率也是8%,但风险是20%,相同的收益率,我们的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是美国投资者的3倍,假设投资美国市场,全球范围内配置风险还可以更低,刚才只是说金融资产的配置,如果考虑到我们还有其他的资产,比如自己的工作,我们的房产,房地产市场,可以看到风险配置畸形非常严重。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江:今天非常有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来探讨这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我们金融的改革开放和风险的管控,时间关系,就两个具体的问题和大家分享一些个人设想,第一个问题是侧重,就是咱们金融市场的开放的问题,前面潘行长对资本市场的开放已经做了很好的回顾和展望,但是实际上我们不得不看到,就目前的状况来讲,资本市场开放程度还是非常有限,你比如我们投资者,海外股票的占比,如果是发达国家,一般在20%-50%之间,咱们中国就只有1%都不到,也就是我们的投资主要是在国内市场。同样,本国股市当中海外投资的占比,我们是2%不到。

  这个都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的金融市场实际上还是非常的封闭,这样一个封闭的状况不管从整个资源配置角度来讲,还是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都是有非常高的成本的,我先说一说直接的成本,很直接的就是我们国内的投资者,因为只能投资于国内的资产市场,所以得到的风险和收益实际上是很不成比例的,就拿大盘股,从1992年开始到现在,平均收益率8%,风险用方差衡量60%,如果跟美国同期相比,平均收益率也是8%,但是风险20%,我们相同的收益率,我们的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是美国投资者的3倍,假设投资美国市场,全球范围内配置风险还可以更低,刚才只是说金融资产的配置,如果考虑到我们还有其他的资产,比如自己的工作,我们的房产,房地产市场,可以看到这个风险配置的畸形是非常严重的,当然这样一个与全球资本市场隔绝的状况带来的间接资本也是非常高的,比如企业融资成本和相应的融资风险都会偏高,定价机制不够完善,因为市场的竞争度不够,同时市场本身的成熟和发达程度也都不够,如果我们能够尽快的开放,带来的益处也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对投资者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大量配置资产的空间,可以降低风险提高收益,同时呢由于在投资收益上,能够有比较低风险的稳定的依靠,这样可以来促进消费,促进经济的发展,提高全民的福利,同时还可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等等,这样一些好处我就不在这里详细罗列。

  资本帐户的开放,资本市场的开放,现在讲的是资本帐户的开放,也是有风险的,我们前面几年也感受到了,第一个是可能会带来资本的大量外泄,同时也反映了资本外流的迫切的需求,短期资产价格可能下滑,这可能也反映了我们目前资产价格的过高,国内市场可能风险会加大,因为必然带来境内境外资本的流动,这样的流动如果带来额外的风险,对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可能也会带来一些不良的影响,所以我们一方面是希望能够尽快的加速资本帐户的开放,同时又希望风险能够可控,怎样找到一个比较好的路径?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我们考虑资本市场实际是有三个层次的,简单来讲比如零级市场,一级市场,金融资产,最高层次的就是二级市场。通常我们来考虑资本帐户开放的时候,往往是从零、一、二的顺序,一开头可能就讲FDI直接的投资,二级市场往往是在开放程度比较高的时候才会考虑到,这三个层次的资本帐户的开放,驱动因素带来的效益以及他的成本实际都是很不一样,这是比较复杂的。

  今天提出的设想,我们在考虑我们的资本帐户开放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这个顺序掉过来,先走二级市场,也就是我们是不是能够允许投资者直接通过二级市场渠道在海外投资,这里边前面列了一些好处,就不说了,而且二级市场相比一级市场零级市场而言,首先是最为透明最为公正,监管最严,流动性最高,从这个角度来讲,从投资者角度来讲这是最有吸引力的。

  具体怎么做这件事,不妨提两个简单的方案,第一个就是CDR,之所以提,现在国内讨论的比较热烈,想把海外的上市国内企业引到国内来,引到A股市场,以前也讨论过国际股,但是我现在这边提出的是说以CDR的形式,比如把海外市场以股指为标的资产的引入到国内来,这样一个方式还有一个问题,因为牵涉资本的流入和流出,另外一个方式,用衍生产品,全收益互换或者是掉期设置,可以在不涉及资本流入流出的前提之下,由国内和海外的投资者来进行资产收益的互换,这样立马就可以让我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同时又不涉及到大量的资本的流动,所以这样的一些相对来讲已经是比较成熟的工具,就可以供我们来借鉴,帮助我们推动我们资本帐户的开放,尤其是可以从二级市场开始,不是从一级市场或者零级市场开始。  
  最后说一点一个设想,就是金融风险管理问题,我们的改革也好开放也好,尤其是在金融体系方面,实际上都是没有涉及过的领域,这里面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个往往也给我们推进改革开放带来了一定阻力,总是有惧怕的心理,怎样能够比较有效的降低这种不确定性,我觉得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实际上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前面Hansen教授提到你要看海外的金融市场,就说证券市场,复杂性非常高,而且是在每天都在不断的变化,新的交易策略,新的交易平台,新的产品等等,所以对这样一个复杂的不断变化的系统风险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国外好多信息是非常有限的,对整个系统性质的判断相当困难,但是我们国家不一样,我们因为整个的监管框架不完全一样,我们的监管机构对于市场,实际上是有全面的信息的,对于所有的参与者他的特征交易记录都有信息,证监会前几天提出来,就是所谓的看穿式的监管,现在想提出的一个构想是在宏观层面上,把整个市场上交易者的所有的信息能够汇总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系统性风险的理论分析框架和监管框架,这个实际上我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走到世界的前沿,谢谢大家。
  .凤.凰.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