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发出信号:去杠杆需继续 要清理两次经济过热的后遗症

时间:2018年06月05日 09:55:58 中财网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下一页
  导读:
  樊纲发出信号:去杠杆需继续 要清理两次经济过热的后遗症
  6月份或存数千亿元流动性缺口 降准预期抬头
  吃人的紧缩:一个简明的信用紧缩分析框架

  樊纲发出信号:去杠杆需继续 要清理两次经济过热的后遗症
  “目前市场一派乐观的观点是认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周期,悲观的观点则是去杠杆、去产能、钱荒等存在各种问题,我既不乐观也不悲观。不乐观因为我不认为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周期,不悲观是中国货币政策还有很大回旋余地”,6月2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在2018资产管理发展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樊纲认为,中国还需要一定时期的调整,清理掉过去两次经济过热带来的后遗症,比如杠杆率过高。中性货币政策不能解读为扩张性,也不能解读为紧缩性。比如1万亿货币降到9000亿,这是流动性紧张,但通过调整政策恢复到1万亿,这个举措并不是扩张的,是中性的。

  对于贸易战问题,樊纲认为,中美贸易争端问题离结束还早的很,美国贸易赤字是无法解决的,储蓄率低,美元又是国际储备货币,所以美国的赤字问题不是只跟中国,没其他国家都存在,只是中国最大。为何中国最大,因为美国很多高科技产品不愿出口,不愿意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平衡两国贸易。美国处罚中兴,不让买美国高科技产品,这加剧了贸易赤字,因此贸易赤字解决不了。

  中国过去40年,第一个阶段增长靠着比较优势,靠着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第二个阶段增长就靠相对优势或者后发优势,引进外资、消化吸收,但现在美国发现我们考学习吸收日益强大,开始限制。我们就不能再形成路径依赖,从依赖学习别人,转向自身创新机制和能力。

  因此,樊纲认为,在改开40年之际,美国贸易战标志着中国经济进入增长的第三个阶段,就是自主研发新阶段。

  另外一个新阶段,樊纲总结为消费进入新阶段。此前中国储蓄率过高,高储蓄率的反面就是消费过低,需要提高消费,降低储蓄率。这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上一代挣钱的人已经进入退休阶段,退休人员的消费增长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退休人员消费是负储蓄,目前正在形成这种态势。

  因此,改革开放40周年的当口,中国进入了两个节点,一个是自主创新阶段,一个是消费增长阶段。未来的投资机会既有高科技领域的机会,又有消费升级和消费服务的机会。因此,中国不缺投资机会,就看你选择好选不好。

  以下为樊纲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财经和银谷公司一块开的这个会。过去40年一直高增长,你去看看那个图,不是老高增长,它是波动式的。90年代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们保8没保住,7点几,这次是保7没保住,6点几,经济波动呈现的特征都是一样的,因此有波动就得有调整,我们还在调整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还在解决当中,所以低谷还没走完,还要多久我不知道,但是大家想想这些问题。

  我今天讲第一点关于当前的经济形势,也不多说,针对两个观点,一个是特别乐观的观点,说新周期就要来了,去年有人说,今年又有人说,说新周期要到了,这是比较乐观的。

  第二个比较悲观的论点,现在去杠杆、搞监管会出现钱荒,谁都跑不掉,这个论点市场上也是一个很大的观点。我既不那么乐观,也不那么悲观,不乐观的是我不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新周期,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包括去杠杆,去产能,都没有做完,还要继续做,这是,没那么乐观。

  第二,没那么悲观,钱荒,就是流动性紧张这个事儿,你能看见银行当局也能看见,我不是说我是货币委员会我就替他们说这个话。前些天降了一次准备金率,放出很多流动性。保持中性政策,意思就是说,我不是要刺激经济,但是我也不想把经济搞死,流动性少的时候有很多办法可以放出流动性,增加流动性。我们现在的准备金率16%,当时为什么更高呢?当时20几,就是因为当时的太多了,收回去,货币政策就是干这个事儿的,如果是一万亿的货币,看着它降到了9000不去管了那叫流动性紧张了,但是通过调整政策使它恢复到一万亿,恢复到一万亿这个举措不是扩张性的,它没有增加,它是中性的,它把它恢复到应该有一个水平。下一阶段这些事儿都会发生,你怎么解读这个,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扩张性的,也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紧缩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也不那么悲观,总的来讲中国还需要一定的时期进行调整,清理掉过去两次过热,这两次过热还不是90年代,我们2000年代一直到经济危机之后,刺激经济一共两次过热产生的这些后遗症,包括杠杆率过高,这是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关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结构变化,首先要讲讲这次美贸易战和它可能产生的后果。我相信后面很多专家还会对这个进行分析,我只是从一个角度讲。这次贸易战还在打,现在正在谈。有人说上次在美国谈完了,有人说结束了,我说早着呢,结束,且没结束呢,很多信息还没谈呢。果然不仅没谈,在谈之前又出了新招儿,而且达成协议怎么样?达成协议还可以退出。退出了好几个协议了。所以从长远看很多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贸易赤字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赤字是解决不了的,第一他储蓄率那低,第二美元是国际货币,国际上要用它做储备货币,它就得只买东西不卖东西。大家如果你们钱包里有两块美元装着呢,这两块美元怎么到你包里,是美国人印了钞票,给你买了两块钱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卖东西把两块钱收回去,这不是赤字吗,咱们手里美元越来越多,他的美元赤字。这两个原因还是一般性的,一般性的他有赤字,他跟谁都可以赤字,对欧洲可以有赤字,对加拿大、墨西哥,这两天他们在闹,所以赤字的问题不仅仅是跟中国,跟各国都有,但是跟中国最大。为什么最大呢?就是他很多东西不愿意出口给中国,两个国家做贸易,平衡的话两个国家各自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是低中端的制造业产品。现在他老说我们卖的东西,他就赤字了,你发挥你的比较优势呀,美国的比较优势是什么呀?高科技呀。他的高科技这个不卖,那个不卖有出口管制。就是不把高科技卖给我们,包括军火,一般的国家到年底有顺差,买两架军用飞机就平衡了。这些都不卖给我们。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自己能够做的东西越来越多,进口低端的越来越多,我们可买的东西越来越少。就是牛肉,买点牛肉,买点大豆,还买点什么?飞机一直在买。

  他一处罚中兴,又是处罚不让你买美国的高新技术产品,加剧贸易赤字,所以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这得一次一次磨、谈。阶段性的去解决一点,这是就贸易争端本身而言。另一方面你可以看到,除了特朗普讲的经济贸易以外,经济高参讲的都不是贸易,讲的都是技术,讲的是竞争力,要采取措施也是限制中国2025的发展,限制中国的技术进步。而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发展。我们只是说得改变改变我们的发展方式了,落后国家怎么能发展?最初的时候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叫做比较优势。但是你如果只有这个,这个比较优势只在最初阶段起点作用,往后一点,你要还是它,很快这个就消失了。所以我们有的经济学家天天讲比较优势,比较优势,你40年后还讲比较优势就不起作用了,在一二十年作用有,后面要更多的依赖其他的一些。

  当然其他的东西,很多东西好的还没有,比如高水平的教育,好的制度啊,科研能力,创新能力,创新机制等等我们还没有,我们到现在也还没有。

  第二阶段增长靠什么呢?靠的是另一个相对优势,就是落后的优势,或者后发优势,什么意思?就是开放,引进外资,来学习,派出人员我们学习,我们没有知识、技术,我们开放之后让其他国家的知识技术外溢到我们这儿,这就是我们过去开放搞合资企业引进、消化、吸收,中国作为落后国家,就像其他国家在落后阶段都有一点山寨,违反知识产权,这都是一个学习过程。我们靠的是这个。过去这40年当中后面一个阶段,其实中国经济增长不再靠廉价劳动力了,前面降低劳动力成本,现在降低研发成本,我们不用每个事儿自己做,我们开放了我们可以观察,可以学习,很多东西没有专利,有专利我们也可以买专利,靠这些。现在美国人发现你靠这些来增长了,靠专利,靠学我们,他开始注意了。下一步可能中国的科研人员到美国去交流访问都会受限制,要切断我们的学习过程。这是核心问题。过去我们有相对优势,有后发优势,我们去学习,这是很好的。对我们自己来讲就形成了一种依赖,什么依赖呢?依赖学别人的,而自己创新的机制和能力提高的不够。

  所以到今天40年后,今天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年的这个当口,美国人对我们搞这一出戏,标志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什么新阶段?自主研发新阶段,不是说马上都是自主研发了,但是过去历史进程都是渐进的,过去从10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引进外资了,我们派留学生。中间的10年可能是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同时发挥作用,然后后发优势发挥作用,现在我们进行自主研发,后发优势我们仍然引进外资,我们仍然对外开放,我们仍然大量留学生出国,我们仍然在网上可以交流,可以学习,我们仍然发挥后发优势,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自主创新的体制作用会越来越大,而且不得不走技术创新的道路,不得不改变很多我们创新机制的,进行创新机制的改革。

  最近一些事情,包括中兴,包括“贸易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一个警示的作用。过去我们讲,改革我们的科研体制,要让科研人员的产权成为它的激励机制,美国人之所以科研老发展,跟产权密集相关,80年通过一个法案,国家花钱搞的科研项目成果都可以变成科研人员个人的知识产权。当然作为知识产权不仅是一个保护不保护它,成为激励,这是最重要的,科研人员的激励,包括科研人员,包括经营者。只有这样我们整个的VC、PE、资本市场才能介入,因为它可以变现,他可以资本化,全域化,整个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过去我们说的那些没人听,现在大家都在琢磨这事儿了,你非得改不可了。

  两弹一星的事儿,是一次性的技术模仿,技术路线,我知道这个东西能做出来,我把它做出来就是了,两弹一星是军用的,是军工,国家一次性的产品,可以不计成本,没有市场竞争,北朝鲜搞核武器,也没有市场竞争,也可以不计成本,而手机这些东西,这些科技这些都是民用的,民用的就有市场竞争,市场竞争你就得讲成本、对等、权益、你违反知识产权有人告你。两弹一星没这个事儿,所以不能再用那套机制来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我们必须既发挥国家的作用,在基础科研,在底层技术上的研发的作用,同时更大的发挥市场,发挥企业,发挥激励机制的作用,知识产权的激励机制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第一,我们中国的国家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40年正好是一个标志。

  在这儿对于投资来讲,投资机会来讲,大家也可以更多的去关注科技进步的发展。大家都在看这些,都在琢磨这些,不多讲了,很多人讲科技、独角兽这些问题。

  第三点,我想讲作为经济学者,我们还有另一点,进入新阶段,什么呢?就是消费进入新阶段,中国过去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确实是消费过低,储蓄太高。我们从2004年开始储蓄率超过40%,以后一直飙升,最高的时候52%,2012年的52%,2007年的时候51%。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的一个高储蓄,30几年已经很高了,日本、韩国,在他高增长的时候,一两年的时间到了40%,其他都是30,就是属于高储蓄阶段了,而我们特别的高。特别高的结果是什么呢?大家得理财,我们人均收入很低,8千多美元,但是我们的财富可不少,中国人有钱现在。当然是多年的高积累,你们银谷也做理财,大家老说我找不着投资机会。

  这个问题的反面就是消费过低,我们就得去找办法投资,中国投不下投外国,私人部门投下“一带一路”,反正花这笔外汇。就把我们储蓄要花出去,最根本的问是我们这样的经济结构,储蓄结构,对我们经济发展是不利的,确实要提高消费,要降低储蓄率。这事儿说了几十年了,说了二十年了,那个时候我就说,如果你说已经说了十几二十年没有解决的话一定有经济规律在那儿,一定有什么规律在那儿。而现在正在储蓄下降,消费正在提高,2016年的数据是44%,已经从52%降到了44%,这几年还是有成果的,而且从现在看这个趋势正在加强,而且今后这个会成为大的趋势。

  为什么呢?第一整个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尽管现在经济不景气,每年6点几,经济收入7点几,确实增长。第二,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特别快,农民工,2007,2008年之后,每年17%,18%的增长,这个有很长一段时间,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对消费的刺激更大一点。有钱人已经有钱了,什么东西都买了,你再多挣一千块钱他不会增加多少,穷人,百分之九十几的钱都花了,孩子上学问题还没解决了,他多挣一千块钱,90%是消费。第三社保。第四,消费金融,现在大学生买手机都是12个月分期付款,有人老说现在的年轻人消费高,月光族,还借钱花,我说我们那个时候没消费金融,我没法贷款买东西,那个时候有消费金融我也贷款买东西,这不是行为变化,这是条件,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没法做这个事儿。然后是电商大大促进消费。

  最后一点,跟我们的40年相关,为什么出现消费增长?有钱的人开始退休了,退休之后的消费跟以前大不一样,以前是我们高收入,高增长阶段,高增长阶段大家同样的储蓄率,但是储蓄量很大。因此,干活的人大量的储蓄,而一个社会的消费分两块,一块是挣钱的人他消费,养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但是另一部分是退休人的消费,退休人的消费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过去我们是干活的人有一块消费,但是退休人的消费特别低。大大低于当前人的储蓄,在高增长阶段储蓄的量会告诉增长,但是退休人的消费的量仍然很少,为什么?他们当年储蓄挣钱的时候没挣过多少钱,他们多年的储蓄没多少钱,因此到了退休他也不可能高消费,我们80%的人,农村的上一代,等他60岁、70岁以后他有多少钱?所以这么一个结构变化,在所有的高增长的国家都有这个阶段,而且我们这个阶段特别长,量特别大。长期老一代的退休人员低消费,不是他们节俭美德,他也节俭美德,最重要的是没钱。外国人老问中国老龄化情况怎么样?我说中国老龄化情况跟你们一样,但是我们大概一两代人的间隔。你要想这些问题想不清楚,你就想你们退休的老人在干什么,我们的退休老人在干什么?你们的退休老人正在周游世界,或者卖房车周游美国,我们的老人在跳广场舞,给孩子的孩子抱孩子。

  而现在开始不一样了刚才我说退休的,挣大钱的一代人开始退休了,退休人员这块,经济叫负储蓄,退休人员的消费叫负储蓄,负储蓄这一块现在要开始增长了,这个趋势已经形成,正好40年。人这一辈子工作40年,在挣储蓄,挣钱挣储蓄的阶段40年,40年,20岁工作,60岁退休,现在到了这个结点了。所以我们40年正好两个大结点,第一我们进入自主创新阶段,高科技投资变得非常重要。第二个消费增长,消费增长就涉及到大量的产业了,大量的传统产业,我们说是传统产业,但是中国来讲新兴产业,包括一般消费品,包括休闲,还没说养老,养老还是后面的事儿,现在人长寿,现在老龄化,60岁退休活蹦乱跳的,80岁才开始养老,不要一开始养老消费,先是讲休闲消费。以前有钱没闲,现在有闲了,开始要花钱了,这一系列的行业,包括健身,包括保健,包括卫生医疗,包括旅游渡假,还有其他的精神的、文化的消费,在我看来,同样属于新兴产业,在中国。需要用新兴产业,它是传统产业,但是它是在中国正大的发展。有什么投资机会?既有高新科技又有一般消费品的生产,消费服务的发展。都可以成为我们投资的重要的领域,而且是具有可观回报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还是不缺投资机会,就看你选择好选不好了。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财经网)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下一页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