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球经济的三大威胁:央行、贸易与泡沫

时间:2017年12月21日 11:05:05 中财网
  全球经济增长历经了相对健康的一年后,经济学家们纷纷预估2018年的情况大致相同,是不会过热、也不至于过冷的“金发女孩”(Goldilocks)经济态势,不过还看不太到那三只熊的踪迹。

  其观点是增长的各个方面基本都在处于正轨,而且明年经济增长将比2017年更为稳健。其中的部份原因是,去年的预测基本错判情势,低估了今年的经济表现,尤其是对欧元区与日本。

  比方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估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3.4%,发达经济体增长率升至1.8%。

  IMF目前的估计则分别是3.6%与2.2%。IMF对欧元区与日本经济增长原本的预估分别为1.5%与0.6%,目前则是2.1%及1.5%。IMF在12月的博客贴文中表示,“全球三分之二人口所在区域经济增长更快。”这样的表现让部分分析师抱持乐观看法,野村(Nomura)就是其中之一,“目前阶段,全球增长的自我强化特性比过去20-30年的任何时候都强得多。”

  但金发姑娘的熊喜欢抢镜头。能否维持现状是个问题,因为周遭有很多潜在的政治及经济风险。正如童话中一样,我们也只来谈谈三只熊:
  央行、贸易、泡沫。第一只熊是央行因素,其危险性在于政策失误将使债务人喘不过气来。第二只熊是贸易因素,关乎美国保护主义抬头或是针对中国出口的愤怒,可能会导致针锋相对的、扼杀增长的贸易壁垒。第三只熊则是市场突然崩盘,支出与需求随之枯竭。

  第一只熊:央行
  2017年全球经济取得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有赖于全球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加之央行对于他们有意使全球经济戒除这种慷慨扶助的有效管理。进入2018年,美联储计划升息三次,欧洲央行要逐渐缩减资产购买规模,中国利率也趋向上升。

  决策者已谨慎示意过上述这些举措,但失误可能会发生,
  而且如果进行大幅调整可能会造成消费者和企业支出急剧紧缩。举例来说,根据美国证券行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美国公司债未偿金额接近8.8万亿美元。自2010年以来增加35%,且是企业扩张的主要推手。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共同主管Chetan Ahya在2018年展望报告中写道,“金融稳定风险对(增长)周期延续性所构成的威胁要甚于物价稳定风险。”他并称,美国企业最容易受到升息的影响。这意谓着央行为抑制过度强健经济成长或通胀风险的紧缩政策,造成了信贷收紧,从而使得美联储、欧洲央行、中国人行和日本央行谨慎行事。

  第二只熊:贸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016年选战大打“美国优先”牌,对其他国家展开唇枪舌战。特朗普上任后,其政府以美国利益为名做了一些惹恼多边主义者的事。

  例如,特朗普政府已经启动对钢铁进口的调查,否决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法官的任命,并且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601099)伙伴关系协定(TPP)。其他举措尚未取得很大进展,特别是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以及承诺让中国就其声称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就范。

  尽管经济成长带动美国出口增加,但美国贸易逆差扩大至435亿美元。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略有下降,但仍高达346亿美元。特朗普11月亚洲之行结束后在推特上称,“必须快速缩减巨额贸易逆差。”如果付诸实践,2018年的经济氛围可能很快变冷。

  根据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中国经济受美国影响的程度要比美国经济受中国影响程度多出近四倍。这也许意味着,若实施贸易壁垒可能会冲击中国经济增长。这不仅仅是美中问题:世界银行估计全球贸易占到全球GDP的52%,其影响力在过去50年来提高了逾一倍。

  第三只熊:泡沫
  泡沫在爆裂前都很难判断(世人总喜欢说“这次真的不一样”,直到发现其实不然)。但如果要说经济学家从本世纪的金融市场崩盘中学到一件事,那就是,整体经济的高楼大厦也会随之一起坍塌。

  据世界银行估算,互联网泡沫破灭时,全球经济增长率从2000年的4.4%左右降至2001年的约1.9%;金融危机时期经济自2007年的增长约4.3%陡然滑落至2009年的萎缩1.7%。当时的情况是:金融工具突然出现亏损致使企业和消费者停止支出,导致增长大幅放缓、裁员及债务违约。

  过去一年,有许多价格持续且急剧高涨的资产:比特币的惊天涨势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一直警惕泡沫可能爆裂的法国兴业策略师Albert Edwards认为,鉴于股市已来到极高水平,只要略有风吹草动,形势就可能逆转。他暗示,原因或许只是获利“意外”欠佳这么“平淡无奇”。
  .环.球.外.汇.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