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降低美国税负后 企业会选择套现还是复兴经济

时间:2017年12月20日 14:14:28 中财网
  特朗普降低美国税负后,企业会选择“套现”税改还是复兴经济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使美国再度伟大”的希望,押注在对企业减税上。

  随着参众两院通过税改法案,特朗普将如约对企业慷慨减税——作为永恒立法、不设失效期限。他夸下海口削减企业税至15%,虽然受赤字所限,最终定为21%。但也将美国企业税负从全球较高水平,砍到全球平均税率之下。

  在企业税降至21%同时,企业还能享有多种税收抵扣。此外,缴纳“穿透性税”的中小企业,能够享受20%的收入免税。美国企业带回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低至少20%,变“全球征税”为“属地税制”,未来不再向海外利润征税。税改预计造成1.46万亿美元赤字,大部分将用于对企业减税。

  但问题是,享受了减税红利的美国企业,会选择扩大生产增加就业,还是会重演历史派息套取财富、回购股票拉高股价?在海外累积了大量财富的跨国企业,在新“属地税制”的政策下,又是否会选择将财富转移回美国?

  而付出了庞大赤字代价的美国,能否吸引企业、资本回流,刺激经济、创造就业,并在全球市场上打开新的局面,美国企业将替特朗普做出决定。

  美国不再是“企业税负最重的国家”
  就35%的企业税而言,美国在全球属于税负较重的国家。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统计,2017年,美国的法定企业税为35%,如果将国家、州、本地的企业税累加,则达到38.9%,足以让美国在经合组织的35个成员国中居于税负最重榜首。

  特朗普最初信誓旦旦要将美国企业税砍至15%,几乎可以让美国向避税天堂靠拢。但这一让国会为难、“不切实际”的税率最终未能实现,提高为20%。又为了免于突破1.5万亿美元的新增赤字上限,最终定为21%。

  美国企业更试图将实际税率降低到21%以下,成功游说国会废除了替代性最低税。在旧税法下,美国为防止企业避税而设置了替代性最低税,税率为20%。一旦企业利用多种抵扣,使得实际税率低于替代性最低税,就必须按20%的税率纳税。

  2017年4月,经合国家组织统计了35个成员国的法定企业所得税率,其中15个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率在21%以下,平均税率为24.07%。毕马威所统计全球平均企业税率则为24.25%。

  税改之后,美国将凭借21%的法定企业税率,以及抵扣后有望更低的实际企业税率,变为企业税负中低水平的国家。

  企业会选择扩大生产还是“套现”税改?
  对于特朗普馈赠的减税红利,企业也面临选择:是投入实体经济扩大生产,还是“套现”去玩资本游戏?

  特朗普税改的反对者提出,企业会选择用减税红利提高股息、装满股东的口袋,或是用来回购股份、抬高股价。这除了让富人更富之外,对于经济增长并无太大益处。此外,证券市场和资产管理公司所经手的资产会因此膨胀,从中受益。

  据路透社报道,一些标普500公司已经表露这样的打算,而美国税收优惠也经历过一次类似的失败。在2004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允许企业以5.25%的一次性超低税率,带回海外收入。843家公司借此机会带回了3620亿美元的海外利润,而美国财政部则损失了33亿美元的收入。

  但这一税收优惠,被参议院的调查委员会总结为“昂贵的失败”,因为大多数税收优惠被企业用来提高股息和回购股票,“没能创造任何可察觉的就业增长或是国内投资。”

  而通过减税振兴经济的逻辑,在于推动企业将减税红利用于投资和扩大生产,创造更多就业,获得更多产出,支付更高薪水,刺激更多消费,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如美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AT&T兰德尔·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提出,税改后投入10亿美元升级基础设施。

  就全球竞争力而言,企业可以选择降低产品的价格,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去占领更为广阔的市场。

  特朗普税改也在鼓励科研和制造业投入,在废除对企业的替代性最低税后,科技企业的研发投入可以进一步抵扣纳税。未来5年时间内,新增的设备费用都能够在税收中“全部报销”,这有利于鼓励制造企业投资设备,扩大生产。

  中小企业也将缴纳更少的税。大多数美国企业并不缴纳企业税,而是缴纳“穿透性税收”。比如有限公司、合伙企业、个体公司等,企业的利润记在所有者、股东、合伙人名下,按照个人所得税税率来纳税。特朗普税改允许这些企业收入的20%免于纳税。

  美国财长努钦在接受CBS采访时称,这是1930年代以来,对小企业所征收的最低税率。这将能够刺激小企业创造更多的就业。

  企业会把海外收入带回美国吗?
  特朗普税改的另一个目标,是吸引美国企业将海外留存的万亿美元收入带回美国。

  美国一直实行“全球征税”,海外收入也必须缴纳35%的企业税。但企业只有在将利润带回国内之时,才需要缴纳这一部分税收。因此据高盛估计,美国企业在海外留存了3.1万亿美元的收入。

  特朗普税改则对这一体制做出了根本改变,对于此前留存海外的收入,如若带回美国,对现金类流动性较强的资产征税15.5%,对流动性较弱的固定资产征税8%。

  在未来,则推行“属地税制”,即美国公司持股10%以上的海外公司,其利润以股息形式汇回美国母公司时将免征所得税,同时辅以措施防止企业滥用避税。

  在这些跨国企业中,科技公司比如苹果、微软,思科、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甲骨文,是海外收入留存最多的5家公司。此外还有美国的生物医药类企业、通用电气、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等跨国企业。

  据中金海外策略与资产配置统计,如果按照美国海外留存现金类资产1.1万亿美元计算,苹果(2523亿美元、占比24%)、加上微软(1279亿美元)、思科(675亿美元)、甲骨文(544亿美元)和Alphabet(522亿美元),前5家规模的占比已经超过一半;而前20家公司的规模则接近80%。因此,从总量上来看,未来资金潜在回流美国的规模能有多少,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排名靠前几家大公司自身的决定和选择。

  而在新“属地税”的政策下,未来海外利润不必再缴纳美国的税收,这一政策似乎在鼓励美国企业前往海外。对于企业带回美国的收入一次性征收最高15.5%的税,仍旧低于21%的国内企业税。因而对企业来说,在国外取得收益,再带回美国,也未尝不是一笔更为合算的生意。
  .澎.湃.新.闻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