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重新认识熊彼特的创新观念

时间:2017年09月11日 15:10:39 中财网
  文/著名经济学家、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 厉以宁 原载《成都日报》
  创新往前走,经济就增长,经济停滞就因为前一个创新的效率已经使用殆尽,后一个创新还没到。传统经济时代的创新是生产要素的重组,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创新是信息的重组。厉以宁:重新认识熊彼特的创新观念厉以宁:重新认识熊彼特的创新观念
  “创新是从根本上打开增长之锁的钥匙。”创新是历史进步的动力、时代发展的关键,位居今日中国“五大发展理念”之首。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把创新提到首要位置,指明了我国发展的方向和要求,代表了当今世界发展潮流。

  当前,成都坚持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正奋力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成都要实现“基本形成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和自贸试验区建设‘双轮驱动’的创新创造新格局,加快形成以创新为引领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基本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市、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创业中心”的发展目标,不管是观念转变、人才引进,还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都要有新的探索和突破。

  对熊彼特创新观念进行再认识
  创新,是20世纪以来最长盛不衰的词汇。熊彼特被誉为“创新理论”的鼻祖——以创新来解释经济发展,熊彼特是第一人。1912年,熊彼特发表了《经济发展理论》一书。在该书中,熊彼特首先提出了“创新”及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熊彼特认为生产要素的重组就是创新,但100多年前的情况跟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已经到了工业化中期后期。现在什么重要?信息最重要,当前重在信息的重组,而非生产要素的重组。

  其次,在熊彼特看来,创新活动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熊彼特一生都在呼吁要将科学发明家和企业家进行完美组合,但是收效甚微。因为,发明家有发明家的规则,企业家有企业家的规则。以成都为例,这么多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为什么这些科研人员和企业家的关系不那么好?问题在哪里?问题不在发明家不去帮助企业家,也不是企业家不愿找发明家,而是他们之间缺了打通两者之间关系的“中间人”,这点才是重要的。

  成都要发展,不仅重组信息很重要,而且发明家跟科学家应更好地结合在一起。政府做什么?除了做投资环境的改善,除了帮助企业家解决评职称等,还必须要打通企业家和发明家之间的关系。所以,政府在创新过程中起到的作用也很重要,这个跟熊彼特时代不一样。当前,成都正在着力打通政产学研用协同创新通道,促进国内外优秀科技成果在蓉转移转化,加快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并取得了积极进展和明显成效。这样的探索是可取的。

  再者,现在对企业融资问题看得很重,但也不像当年熊彼特提出来那样。当年熊彼特认为,企业不融资就没办法,因为创新需要大量资本,没资金创新就成功不了。所以,他当时说最重要的是企业跟银行搞好关系。今天或许仍需搞好这层关系,但今天最重要的问题在创意,有创意才有创新,有创新才有创业。现在可以说,市场上不缺资金,缺少的是创意和项目。只要有了创意就不怕资本不来追逐,资金找项目远远重要于项目找资金。项目不用找资金,如果你真正有了创意,资金自然就到了,这跟熊彼特当年遇到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

  做好创新工作需做好人才工作
  创意、创新、创业怎么诞生和由小变大再落地生根呢?要依靠懂技术、懂市场、懂管理的各类人才。“人才是第一资源”“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当今世界的综合国力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竞争,人才是富国之本、兴邦大计。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强调要爱才惜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今天的求职者跟十几年前、100多年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求职者是粗工或者说体力劳动者。今天大量求职者是什么人?是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是有技术有发明意识的人,是敢于进行创新创意的人。

  好几年前,广东就率先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它主要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引进资金,不如引进技术”,第二句话是“引进技术还不如先引进人才”,当时这两个观点很流行,而且广东也是这么做的。但是现在这个观点在变,跟现在的形势不完全符合。

  广东自己也在说,现在这个人才到哪里去了,流向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等地。为什么不流入广东?难道吸引技术不重要吗?难道吸引人才不重要吗?问题不在这里。在广州调查时就发现一种情况,说人才不来的原因,一个问题就是优惠政策,有没有给人家优惠政策,如果给了优惠政策,有没有其他地方的优惠政策多。因为对人才来说,你给出真正的优惠政策说明政府有诚意,政府是急于欢迎人才去的。

  除了有优惠政策外,还要有更好的投资和吸引人才的环境。你没有良好的生态、人文、政务环境,人才也不来,谈得再好也不来。比如,要解决职称问题,你不能帮他解决职称问题,他干嘛要来;要有好的研究机构,你如果没有好的研究机构的话,人家怕在你这里耽误了;要给予生活上的照顾,解决家人问题,妻子工作、孩子上学问题,个人工资问题。

  成都定下了“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强市”的目标,在创业扶持、住房医疗、子女入学、配偶就业等方面,也在向高素质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倾斜。作为一个内陆城市,在某些方面,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发达城市相比,本身就有一定短板。那么,成都能不能吸引更多优秀人才?首先政府要表现出强烈的诚意,让人才来到成都扎扎实实安安心心在这里生根,在这里工作,举家过来,来成都生活。

  唯有如此,才能够使技术的引进、人才的引进发挥重要作用。概括起来,第一,成都要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其中包括市场各个方面都按照规律来做,按规则来做。第二,就是要给予更大的优惠政策,该减税的就要减税,该奖励的就要奖励。第三,要帮忙解决生活上的一些问题,特别是其中评职称的问题,评职称的问题不解决,人才会觉得在这里白干活五年十年。人才的引进,对于成都的发展,甚至对整个西部的开发都是非常重要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离不开创新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综合分析世界经济长周期和我国发展阶段性特征及其相互作用的基础上,集中全党和全国人民智慧,不懈进行理论和实践探索的结晶。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离不开创新,但创新之路任重道远。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主要有两大困难。首先,供给侧发力主要通过结构性改革,调整结构要关停一些企业,会对职工就业产生影响。所以中央现在的思路是与其养亏损的企业,不如养职工,职工生活有着落,经过培训可以重新到工作岗位。第二个困难在于补短板,补短板必须创新,也必须在结构上做一些调整。困难是有的,但我们有信心可以克服这些困难。

  成都提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促进企业降本增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产能、库存和杠杆怎么去?成本怎么降?短板怎么补?当前的改革发展进入了深水区和攻坚期,所有这些工作的推进变得越来越难了,那我们怎么办呢?

  第一,国有企业的创新改革不能放松。国有企业改革是当前最重要的方面。最近,我们看到国有企业的改革,比如说大的企业它就招民营企业进来。还有这方面的改革也涉及到国有企业怎么按行业分类,有些行业是可以的,但是有些行业不行,它是特殊行业,特殊行业有特殊行业的办法,在这方面分开做更有效。对于一般领域的国有企业,都应该走混合经济的道路,这个现在也正在进行。

  第二,民营企业也要创新转型方式。为什么说民营企业也要转型?因为创新和转型对任何所有制企业来说都是走上一条新路的唯一方式。就从家族财富管理的角度来说,就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在江苏、浙江、广东做过调查,发现中国一些有名的家族企业往往是两本账目,两本账目实现两个目标,第一个目标要赚钱,既然是企业就要赚钱,要算经济账。第二本账是什么呢?是社会账,在一定程度上,他要赚钱来帮助本家族的那些孤儿寡母的这样一些弱势人群。

  家族企业这两本账由来已久,但渐渐的就出问题了。出问题在什么地方?你要把经济搞上去,一定要把经济账做好,你要让家族人不挨饿,一定也要把家族的福利搞好,让他们有一定的生活基础。但渐渐的发现应该救济的孤儿寡母是少数,很多家族成员变穷,是因为他有懒惰、赌博、吸毒等不良习惯,所以,另外一些家族成员就感觉到不公平了。救济孤儿寡母大家没话说,但有人吃喝嫖赌把钱花光了,我们还努力做大家族企业干什么?

  所以,中国的很多家族企业每过若干年就在家族内部引起一次分家。我们在调查的时候,总发现家族在不断闹分家。去广东、潮州考察时,很多人来跟我们说,我们家族怎么分家啊,不分家整天地闹,分家以后才会有好日子过,如果说家族财富管理制度不改变,这样的情况会反复出现。这些就涉及到我们讨论的民营企业创新改革问题。

  当然,民营企业改革领域还很多,成都要始终坚定不移地鼓励支持引导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充分发挥民营经济作用,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消除各种隐性壁垒,在融资服务、财税政策等方面一视同仁,激发民营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总而言之,创新往前走,经济就增长,经济停滞就因为前一个创新的效率已经使用殆尽,后一个创新还没到。传统经济时代的创新是生产要素的重组,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创新是信息的重组。所以说,时代在飞速变化,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更新和社会发展,观念转变才有创意创新,才有出路。不管是个人还是政府,不管是观念上还是行动上,都应跟上时代的变化。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博士生导师。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