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易宪容:马光远真的敢如此大胆的胡说

时间:2017年05月18日 10:08:33 中财网
  本来对于马光远说什么,从来就不关注,因为他不是学经济学的,只是学法律的,后来弄一个经济学文凭。如果要让他讨论一下经济问题,肯定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要说是市场法则,经济学原理,可能连基本日常的逻辑都不知道。如果对于这样一个人的言论,讨论经济问题值得去关注吗?他还标榜自己为最标肿的正经经济学家,我现在问他,你是经济学家,写过一篇经济学的论文在经济学学术刊物上发表过吗?没有看到过。

  对于这样的笑话,本来也不要太理之了。行外人说什么都不重要。但是最近马光远对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庄少勤批评,说什么“房价与供地数量没有必然的关系?你可真敢胡说”。有点太过火了!是谁在胡说,是马光远,还是庄少勤。我们先来看他们两人说了什么。

  这里再引用马光远引用的话“针对当前一二线热点城市地价、房价过热的现象,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庄少勤指出,供地数量与住房价格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他说,房价上涨缘于多个环节的综合因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住房供应体系。‘房价过热的城市,往往是大量投资性需求尚未得到合理抑制,干扰了市场。’”

  对于这段话,马光远认为庄少勤得出一个荒唐的结论:供地数量与住房价格没有必然的关系。在马光远看来,导致中国高房价的原因尽管很多,但主要是“房地产政策的摇摆和土地供应是两个最重要的原因,货币超发印发的投机炒作不过是最后的诱发因素而已。马光远的论证说,“任何投资品,只有短缺,才会有价格上涨的预期,而不是相反!房子为什么短缺,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土地供应制度导致土地人为的短缺。继而引发房价上涨的预期和恐慌性的购买,以及大量的投资投机性需求。因此,不是投资性需求引发了短缺,而是土地供应的短缺导致房子供应的短缺,进而引发了大量的投资性需求。这才是正确的逻辑。”

  如果不是马光远指责庄少勤的胡说,我是根本就不会看马光远的文章的,因为他没有学习过经济学,更不懂投资理论,那么他现在来讨论房地产的经济问题如何不露马脚呢?马光远的话完全颠倒了房地产市场的因果关系与逻辑关系。

  首先,庄少勤司长对供地数量与住房价格没有必然联系,认为中国房价上涨这样快主要是投机炒作住房没有得到抑制。这句话本来就没有错,更不是胡说。庄司长的这句话意思是说,土地供应数量与住房价格没有必然联系,只是说如果住房是消费品而且是绝对不可投资时,住房的价格当然与土地的供应数量有关。但是当前中国的住房没有用法律对此进行严格的规定,即使购买第一套住房也可用于投资,购买第二套以上住房更是可用于投资了。所以目前中国购买住房基本是上投资品,就如国家统计局规定的一样。如果住房是投资产品,或当前中国这种以投机炒作为主导的住房市场,那么住房价格与土地供应多少当然是没有必然联系。

  因为很简单,消费品与投资品的定价基础、定价机制及价格运作机制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住房是投资品(即使也可用消费但仍然是可投资)或以投资赚钱为主导的市场,那么投资品的价格主要是与住房投资者的市场预期有关,或由投资者的市场预期来决定。而投资者的市场预期又是什么决定的呢?它主要是由金融市场条件,比如融资成本的高低、杠杆率的大小、融资获得便利程度来决定。住房作为投资品的供求关系可以是零到无穷大。即住房投资者预期房价下跌,全部投资者都会退出市场,而不在于住房供求大小。比如,投资者预期房价下跌,二手房供应可能立即减少,但是这时不会因为供应减少会让房价上涨反之会让房价下跌。如果市场预期房价上涨,住房供应最大,住房投资者仍然会涌入市场,推高房价。这就是2016年不少城市住房供应量大增而房价同时疯狂上涨原因所在。所以庄少勤司长针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没有多少错,更没有胡话,而真正的胡说的是马光远。

  那么马光远的胡话地方在哪里?就在于他在讨论问题时,由于他不是学习经济学的,不知道住房具有多重属性,它既是投资品,也是消费品;既是私人物品,也是公共品。即住房作为同一物品,它具有多少属性,正如上面所说,如果住房的属性不同,其定价基础,价格运作机制是完全不一样的。而恰恰马光远不懂这点,所以这是他在讨论经济问题时最容易出现常识性错误,他讨论住房价格问题时,就是把住房的不同属性混淆在一起。一方面说住房是投资品,但是投资品的定价基础及价格运行机制又是以住房为消费品来讨论。因为,在他看来,在需求既定的情况下,如果住房产品短缺了,那么价格当然会上涨,并引发房价上涨的预期及恐慌性购买。所以只有增加住房供给了,才可解决住房产品短缺问题,住房的价格上涨预期自然消失。而在马光远看,住房为何会短缺,就在于供应的土地少,只要增加土地供应,生产更多的住房,大量的投资性需求就会消失。真的是一个大笑话,如果住房价格是以住房的供应量来决定,那么住房是消费品,那么这时如何有房价上涨预期及引发住房的投资性需求增加呢?而马光远批评他人就是用这种逻辑混乱的思维来说他人,就是把住房属性两者混为一谈。

  这样论证,不知道是马光远真的不懂这点,还是另有图谋。因为,十几年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之所以会越是调控,房价则越高,其根源就在于把住房的属性混淆起来,然后一些部门就根据自己需要出台所谓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的政策能够遏制房价疯狂上涨吗?只有对房地产市场清楚定位,并出台相应的政策只能起到真正遏制房价上涨的疯狂。而这些年来房地产开发商一直在强调房价上涨的理由是由于土地供应过少造成住房供应量不足所造成,我多年前就指出其错误。但增加更多的土地对房地产开发商最有利。而马光远的论调也如出一辙。

  还有,就土地与房价的关系来说,无论住房是投资品还是消费品,肯定是由房价来决定土地的价格,而不是反之。因为,房地产开发商在拍卖土地时,只有预期所购买的土地建造的住房收益大于购买土地的成本,房地产开发商才会对价,否则房地产开发商预期购买的土地所建造住房卖出后要亏损时,他们根本就不会进入拍卖土地市场。这样一个常识,马光远不知道吗?所以,当前国内房价上涨的因素有很多,但土地的价格还是由房价来决定,当房价高把土地的价格推高时,地方政府岂能不愿意推出更的土地来拍卖呢?所以,马光远的文章一开始用一大堆模棱两可的形容词,来哗众取宠市场,但最后只能胡话连篇的结论。他的逻辑对房地产开发商及地方政府最有利,这才是马光远真正的漏洞百出的逻辑。

  总之,当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价格之所以会持续疯狂上涨,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政府的房地产政策鼓励过度投机炒作的结果,在这种政策下,少数人把房地产市场当作赚钱的工具,把中国房地产市场当成了少数人席卷整个社会财富的工具。所以,今年以来中央政府对房地产市场已经有了清楚定位,就是纠正这种错误,要清除这个毒瘤,难道马光远这也不认可吗?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